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我的小说在朋友的眼中……  

2010-08-13 10:59:11|  分类: 文朋诗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小说在朋友的眼中……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序/野山幽人

                   评论/梦

 

 

 

 

          现在除了读教科书应付考试和那些弄学问养家糊口的人之外,在业余时间里读大部头的人肯定越来越少了。因为读大部头实在需要耐心和静气。我的博友梦在炎炎的盛夏把我的40多万字的小说读完了,并且还写出一篇长长的评论文章,我实在感动,为她的耐心和静气、也为她对我一份友情而感动。有人喜欢在自家的墙壁上贴上一幅名画或者书法作品来美化自己的家。我何不将梦的评论文章也贴到自家的墙壁上?一来可以给我的家带来美丽和诗意,二来也可以借梦对我的溢美之辞来使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这是美事一桩啊,何乐而不为?于是梦的评论就出现在我家的墙壁之上了(还没有同梦商量呢)——

 

 

伤疤依旧     疼痛持续

——读博友阿山长篇小说《疼痛》有感

文/梦

《疼痛》是一部反映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中国中部地区教育现状的长篇巨著,上下两卷,八十八章,博友阿山历时两年呕心沥血而成。小说以湖南省某乡村云雾中学为主要场景,真实艺术地再现了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中部农村经济发展对人们价值观念、道德观念、教育理念等巨大的冲击,描绘了一群知识分子在经济大潮席卷之下或坚守或背弃或逐流或钻营的芸芸众生相,从多个角度展现了乡村农民和教师的生存与精神状态,立体地表现了乡村的原生态生活。小说的文本中,写实的成分很重,像农民游行、教师被迫替乡政府收缴教育附加费、普九造假、打牌赌博、考试舞弊,利用“综合治理”整人等情节,几乎就是生活的实录。无奈的生存状态、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主人公理想的破灭等等读来令人唏嘘啜泣,心中疼痛不已。

我的小说在朋友的眼中……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苏晓霞是一个对教育事业充满憧憬的城里姑娘,大学刚毕业,不顾母亲的反对执意要到偏僻乡村云雾中学支教。可是她的教育热情在开学第一天就被一个呆傻学生泼了一盆凉水,好不容易在校长老陈和老教师林泉的帮助下渡过难关。晓霞没有气馁,以此为契点,沉下心来,虚心请教,完全融入到当地民情文化当中去,尽心尽职履行一个教师的职责。美丽的湘南风土人情,敦厚老教师的无私帮助,朦朦胧胧的初恋,滋润着晓霞迅速成长。然而,云雾中学并非一块教育沃土,它早已被畸形的农村经济和时下污浊风气所浸染,虽然在老陈校长的竭力周旋下,在林泉、萧珊等一批兢兢业业的老教师支撑下,云雾中学勉强维持着学校的正常运转,但实际上已是危机四伏,学生流失严重、校群关系紧张、教育资金严重短缺等等问题日益暴露出来,终于老陈心力憔悴无法掌舵,猝死在工作岗位上。老陈溘然长逝后,善于钻营的汪老师挫败对手老邹坐上了第一把交椅,虽然新校长头脑灵活,左右逢源,且有上级撑腰,终不能扭转乾坤,情况继续恶化,继而到了颠覆教师学生人伦底线的地步,普九公开造假、考试公然舞弊等等情节令人发指,教师们的道德底线遭受严重挑战。贺双双沉溺于儿女私情最终对新校长投怀送抱,江涛整日把自己麻痹在酒精之中,诗人楚狂绝望之余飘然出走,林泉为救一个学生倒在工作岗位上英年早逝,方胜停薪留职南下逃债,晓霞事业爱情俱成幻影,万念俱灰,打包离开这个曾经被认为是教育的桃花源的地方。

作者阿山是严肃而冷峻的,虽然他创作的小说所反映的生活发生在上世纪的末尾几年和这个世纪开初的几年,但是,整十年过去了,文中某些现象是消失了,但某些现象依然存在,甚至更为严重,而且某些现象似乎消失了,但遇上合适的气候正在以另一种面目出现。阿山又是睿智的,他告诉我们:“那些退到岁月深处的东西,并不会无迹可寻,它依然是我们身后隐隐约约的风景,是我们内心或浓或淡的记忆,多年以后还会引起我们或痒或痛的感觉。有些东西,我们很难摆脱,它会纠缠我们一生;有些东西,已经深入了我们血液,我们不仅无法摆脱,还会代代遗传。生活永远是沉重的,盲目乐观会使我们更加浅薄。走在没有路的路上,苦苦寻觅也许是我们不可逃避的宿命。”我想这就是小说《疼痛》的意义所在吧。

 最后,请允许我引用阿山老师的一首诗歌,作为我这读后感的结语:

                                      一种被撕裂的感觉
                                             从远处袭来
                                             从深处袭来
                                             也许什么东西在溃烂
                                             也许什么东西在新生
                                             也许溃烂和新生同进发生
                                             这种摧筋折骨的折磨
                                             让人大汗淋漓


                                             无法抗拒
                                             一切都会过去
                                             一切都会到来
                                             在一颗千年的古枫下
                                             我因怀想而憔悴
                                             我因瞻望而焦灼
                                             在呻吟里,我把颤抖的双手
                                             伸向远处的风

 

我的小说在朋友的眼中……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