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五)  

2010-07-09 11:20:24|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野山幽人   

【原】今天立春 - 阿山 - 自弹自唱   悠然自乐

 

                     5

 

       烟抽完了,又休息了片刻,大家的情绪也缓和了许多,这才重新上路。没有谁说话,只有八只鞋子叩击路面的声音。走了一段不短的路,方胜忍不住发起牢骚来:“我操!狗娘养的!竟想扣我作人质!若林老师不到,我和凌云肯定会设法杀开一条血路突围的。在读高中和大学时,老子就打过群架。那家伙,别看他能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我看他并不是我的对手!……怕的只有一件事,苏老师是个负担。她太漂亮了。我们杀出了重围,他们肯定要强暴晓霞,那可就麻烦了。”大家就笑了。晓霞说:“你方胜事后夸海口,你真有本事,转回去杀个回马枪,看熊魁、刘威不把你捶扁!”凌云说:“战争年代有枪就是草头王,经济时代有钱就是草头王,那两个东西那么嚣张,还不是有几个臭钱!他们这样鄙视教师,我敢说,他家里永世出不了人才!”林老师说:“说的是,他们那个生产小组,五六十户人家,都不重视教育,半个世纪以来,还没出过一个大学生呢。”苏晓霞说:“我看还是林老师本事大,对哪里的情况都了如指掌,遇到麻烦,三下两下就解决了,我们应当向林老师学习才是。”林老师说:“女孩子讲话就是甜人,其实,这些鸡毛蒜皮的本事,还不是见得多了,就自然会有的。”这样说笑着,走到松树村,又喊了几个学生,虽也有个别家长风言风语,但因有林老师在场,风波总是兴不起来的。

 
    太阳快落山时,他们一行来到云雾山下。站在山脚下,仰面望去,只见云雾山脉巍峨峻峭,横亘东西,耸入云霄。上有云雾升腾,下有溪水喧响。山上苍松古柏,郁郁青青,空中有点点归鸦,树上有啼猿声声。一股股湿润阴森的山林气息逼人而来。林老师说:“云雾遮处,那是云雾峰。上了螺丝岭,才到云雾村。你们看,前面就是螺丝岭,这一条青色的石板路,曲曲弯弯,盘旋而上,就像螺丝上的螺纹,故叫螺丝岭。我们就沿着这条石板路爬到山岭上过夜了。”晓霞他们望望高高的螺丝岭,弯弯曲曲的石板路,心就发虚,脚也变软了,说:“妈呀,还要走这么远呀!怕吃不消哟!”青青的石板一块连一块,一块比一块高,块块相连,层层伸高,盘旋地升到山顶的云雾深处去了,踏着它往上走,似乎走进了历史,在向远古年代一步步迈进。刚转了几道弯,年轻人就气喘吁吁,只有林老师气不喘,脸不红,泰然自若。晓霞说:“林老师,你好像一点也不累?”林老师说:“我不累的。这条路,从读书到教书,从童年到中年,从山上到山脚,从山脚到山上,上上下下,我走了一年又一年,印在石板上的脚印子,叠起来恐怕都有尺多厚了。久经锻炼,我还觉得累吗?”

       正说着,半山腰上传来了山歌声:
                     螺丝岭呀螺丝岭(哎),
                     四十八弯到山顶(啰)。
                     山顶有个云雾庵(呢),
                     山脚有个桃花村(啰)。

 
    晓霞说:“这山歌,怪好听的,读大学时,读《诗经》,我就为十五国的民歌所迷醉。后来偶尔去过乡下,很想听听民歌,总未如愿,我还以为民歌在工业社会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今天终于听到了!听这样的歌,我们又好像回到了产生《诗经》的那个时代——人类的童年时代……林老师,你是这里人,一定会唱这样的山歌,你像刘三姐一样与那人对歌吧。”林老师说:“青少年时代倒也能唱几句的。但人到中年,有话不想说,有歌不想唱,没有了年轻人那股朝气和激情。老年人是自然主义,中年人是现实主义,青年人是浪漫主义,浪漫才唱歌哩。”凌云说:“林老师会唱却不唱,我不会倒想胡唱几句的。这山路这么长,不唱几句,不乐一乐怎么上得去?”大家说:“你唱吧,想不到咱们的凌云同志也懂民歌!”凌云就用沙哑的嗓子模仿着唱道:
                        螺丝岭上几条纹(哎)?
                        云雾峰上几朵云(啰)?
                        桃花溪里花几许(呢)?
                        桃花村里几条冲(啰)?


    山腰上那人朝山下望了望,就放下担子开始歇气。倏地,一首山歌又从那儿飘落下来:
                        一道螺纹弯上岭(哎),
                        岭上千朵万朵云(啰)。
                        桃花溪里花无数(呢),
                        桃花村里九条冲(啰)。
                        点点桃花随流水(呢),
                        条条冲里出美人(啰)。
                        美人都是桃花面(呢),
                        人面桃花相映红(啰)。

 
    歌词优雅清丽,歌调飞扬高亢,唱得雾飘云飞,山呼谷应。林老师说:“了不得了,凌云你碰上民歌高手了。高手反应敏捷,边唱边想,边想边唱,信手拈来,民歌要多少有多少,是刘三姐式的人物。我们哪里是他的对手。”凌云说:“这么厉害的?”林老师说:“你刚才犯了一个错,你一开唱就是盘问式,带有挑战性,这也是不礼貌的。你若接着唱的话,那歌手就非唱得你低头称臣才罢,你不再唱第二首,他也便作罢了。”凌云说:“唱山歌还有这么多规矩?”晓霞却怂恿说:“凌云,唱吧,大不了向他称臣,向民歌高手称臣也不是耻辱,倒是一种光荣哩!”方胜说:“那会唱到半夜去。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办。”

 

       这时,半山腰的山歌又响了:
                       上岭好比牛拉车(哎),
                       下山好比风送云(啰)。
                       下山容易上山难(呢),
                       何不开喉放歌声(啰)。
                       唱起山歌道路短(呢),
                       唱起山歌心泛晴(啰)。
                       唱起山歌丑变俏(呢),
                       唱起山歌少疾病(啰)。
                       唱起山歌情妹来(呢),
                       唱起山歌白发青(啰)。

 
    晓霞听了感叹起来:“这歌好自然,好优美啊!让人魂飞魄动的,现在社会上的流行歌曲总是爱呀恋呀的,以前我也跟着哼,现在我觉得那些歌全是无病呻吟,矫揉造作的货。比起民歌来,不知差多少倍了。学校若让我上音乐课,我就把这些民歌手请上讲台!”


       这时眼前渐渐有些昏黑,林老师抬头看看天说:“可不好了,有雨下!”众人也忙抬起头看天,只见太阳落了山,头顶的天空暗云飞渡,山谷也变得幽暗起来。林老师说:“这鬼地方气候特怪,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有人说是地形问题,也有人说是风水问题。别的地方阴云密布,甚至下雨,而这里常有一方晴空。相反,别的地方晴日朗朗,这里却下着雨,有时是过山雨,有时也连下几个钟头的,而且下起雨来冷风飕飕。我们努力吧,快步上岭,这螺丝岭上可没有人家呀!”众人说:“我们的脚都好痛了,好想坐下来歇歇了,还能快步上岭?”林老师说:“可没办法呀!不跑,就会被雨灌死的。我们本来跑得热汗淋淋了,若淋上一阵冷雨,那可不是好玩的。快跑吧!”大家不敢违抗,就拼命往上跑起来。

 
    雨说来就来,他们刚跑到第30道弯,雨就来了。先是一声炸雷在头顶上爆响,整座螺丝岭都在雷声中微微颤抖,且铜铜作响。接着狂风夹着暴雨,像一把把巨大的扫帚刷刷地横扫着,扫得人睁不开眼了。整个螺丝岭迷蒙在雨雾中,仿佛黑夜已经降临。风声雨声雷声以及溪流的喧响声,震耳欲聋,仿佛一场人喊马嘶的战争在这里打响。晓霞说:“我怕,这高高的螺丝岭仿佛要倾塌下去的。”她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林老师一面停下来扶住晓霞,一面说:“反正衣服湿透了,索性把脚步放慢些。要注意看清脚下的路,这一段路下边就是千丈悬崖,踩空一脚就会跌入深谷,那就要粉身碎骨了。”又说:“第三十八道弯的山壁上有一个小石洞,可以避雨的——再转一道弯就到了。”


    到了石洞里,大家都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了。头发衣服都淋淋漓漓往下滴水,口里喘着气。山洞里先就有了一个人,他望着这一群,嘴角掠过笑意:“这怎么是好……哦,是林老师,你回家遇雨了?”林老师笑了,说:“哦,原来是三爹呀!我领着几位老师去岭上喊学生上学,转第三十道弯就下雨了,这鬼天,变得好快呀!”又对晓霞他们说:“这位三爹就是民歌大王,你们夸歌唱得好,刚才那歌就是他唱的呀!”晓霞说:“大伯,你唱得太妙了!电视里那些歌星比你差远了。你若到城里去唱,城里人会把手掌拍痛的,说不定会产生轰动效应,你也会因此而发大财的!”三爹呵呵直笑,说:“山野之歌,只能在荒山野岭上唱的,登不上大雅之堂,到城里去唱,只怕会把城里人的大牙笑哩!”

 
    民歌大王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山村老头。

 
       洞外仍然电闪雷鸣,风狂雨骤,谷鸣山动,风也变得冷飕飕的,吹进山洞,几位老师就微微哆嗦起来,晓霞满脸煞白,嘴唇发青。林老师瞅了一眼说,不好了,晓霞会冷坏的!三爹就说:“烧一堆火烤吧!……这洞里有垫坐的柴草,已经干了。这里,还有几块干柴咧,来,放到一处。”林老师就掏打火机,先掏出那包烟来,已经湿透了。掏出打火机,拨了几下,一点火星也不冒,就连烟带机扔到路旁下面的山谷里去了。幸好三爹有一盒火柴,划一根点燃了柴草。

【原】《疼痛》(五)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殷红的火焰给大家带来了温暖,除三爹外,各人都靠着火,身上的衣服都冒着腾腾的热气。林老师说:“苏老师,你看,这洞里的侧面还有一个能容一人的小洞,你站在那儿把衣服和裙子的水拧干。我们男同志的身子骨硬些,女孩子受不得风寒。我们都把眼睛看到洞外吧。”
       脱裙子和衣服的声音,拧水声,系裙子的声音……晓霞笑着说:“好了,大家的眼睛可以随便看了。”林老师说:“晓霞,快过来,烤烤衣服……”这时洞外是风声雨声雷声,洞内人面对火焰,热气腾腾,晓霞嘴唇转红,脸上也红红的象两片桃花了……方胜说:“今天要是我与苏老师两人上螺丝岭遇雨,又钻到这个洞里避雨,大家想一想,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想那味道比现在浓烈得多。”凌云说:“那是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就是一篇小说,那会美死你的。”晓霞也笑道:“你身上打火机、火柴都没有,还说美死,恐怕会冷死在这个山洞里。”方胜说:“这个山洞里若留下一男一女两具尸体,那也是一篇艳情故事,只是,结尾是悲剧性的。悲剧更感人哩。”林老师说:“今天好玩么?觉得苦吗?累吗?”晓霞说::“苦有点儿,累也有点儿,但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够味儿——富有诗意呢。”
        大家就笑:“这还有诗意哪?”
        晓霞说:“怎么没有?漫天的风雨,巍峨的山顶,幽暗的山洞,红色的裙子,优美的民歌,燃烧的火光,弯弯的石板路……这不组成诗的意境吗?要是楚狂老师来了,他肯定会写出一首长长的诗来呢。” 


       过了点把钟,风停了,雨住了,天也早就黑了。头顶的天空,泛出深蓝的光泽。几朵残云如河流解冻的冰块,纷纷四散开去。一钩金黄的新月,平静地挂在蓝晶晶的天幕上。路旁的深谷里,有雾袅袅地升起,月光照着,泛出耀眼的银光。有如千朵万朵白蘑菇在竞长,又如朵朵白莲在柔情地舒展花瓣。溪水的喧响自深不可测的谷底传来。青青的石板路,湿湿的,映着雨后的月光……
    林老师说:“上岭吧。”
    又说:“可要小心呀,这石板雨后有点滑,要注意安全啊!校长特地让我带你们来,我可要完璧归赵哩。”

【原】《疼痛》(五)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于是四五人就上岭,拾级而上。

 
       爬上螺丝岭,他们看见了一片山影,月色溶溶,白云朵朵。云雾村及林老师的家就在那片月色下,在那朵朵白云里…… 【原】《疼痛》(五)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