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四)  

2010-07-09 10:47:45|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文 /野山幽人

【原】《疼痛》(三)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4
 

  走出校园,视野开阔了许多,山村里一片古典风光,山峰连绵起伏,山影郁郁青青。田垄里是大片大片的水稻,山坡上层层叠叠是高粱,都在阳光下汪汪地绿着,虽然是大旱,但高山必有好水,小河里依然有汩汩作响的流水。太阳已经偏西,风从远处吹来,夹着豆子、禾苗和草木的清芬,一阵一阵迎面扑来,灌进喉咙,深入肺部,使人感到透心的清爽。他们四人走在稻田之间的乡间小路上,许多忧愁和烦闷随风而散。

 ­

         一路上说说笑笑,大家的心就近了。

 ­

         到了樟树村一个屋场,林老师一进门就喊:“肖云云,肖云云!”屋里走出一位胖大嫂,说:“林老师,稀客呀……你们,请坐吧!”林老师说:“不想久待了,我们还有很多任务呢。我们是特地来请肖云云上学的。听说,她从广东回来了,是不是?”胖嫂说:“林老师知道?……是啊,她回来了,窝在楼上看小说呢,以前受别人的影响,不想读书,去了一年的广东,钱没赚着,看闲书倒上瘾了……她一年没读书了还能上学?”林老师说:“怎么不可以,去年读初二吧,这一期接着读初三吧。云云不错,我没当她的班主任,但教过她生物,智商不低,只要想读书了,扎劲点,就能跟上班的。”胖嫂说:“她也正想重新上学呢,又觉得不好意思……云云,云云!”胖嫂朝楼上喊。云云从楼上下来,脸红红的,微笑着喊:“林老师!”林老师也笑着说:“肖云云,你去了一趟广东,个头长高了,见了大世面,也长了见识吧。广东那地方,好玩么?”云云只是笑,胖嫂替她回答道:“哪里好玩,没有文凭,没有技术,到了那儿找了个把月,没找到事做,盘缠用完了,回家没有车费,成了流浪女。露宿街头,一天吃一个面包,饿得双眼发黑,披头散发,人不人鬼不鬼的。后来幸好碰上熟人,找到一个厂,每月工资400来元,一天要做十五、六个钟头。老板太刻薄,动不动就把你骂个狗血喷头,叫你滚,有时还罚跪的……回来后,发誓不去广东打工了。”林老师说:“有这样的事呀?我听人说那儿大街小巷满地钞票,弯腰拾一把就是百万富翁。我也动了心,想下海去广东呢。”肖云云说:“林老师喜欢说幽默语。”林老师说:“肖云云,你妈说的是真实的吗?”云云说:“是真的,吃苦吃亏的事装得一火车,可以写一本长篇小说了。”林老师说;“云云,今天我们几个特来请你上学读书,你读不读?”云云说:“读,本想主动来校,又觉得不好意思,老师不愁辛苦来请我,怎不去呢?”林老师说:“那就这样定了吧!明天吃了饭就来学校报到吧……哦,云云,我还请你帮个忙吧。是这样,我们班上有不少同学认为读书没用,不如早点打工捞点钱划算,所以读书总不用功。我晓得你的文笔不错,你把你在广东的苦难经历和独特感受写出来,再到我们班去念念。可以不?……好,你点头了,那就一言为定了。”回头又对苏晓霞他们说:“我们走吧。”胖嫂说:“林老师,就这么空口出门,那可不行,来来来,我们昨日从地里扯了花生回来,摘了几谷箩,用盐和桂皮煮了不少,有点香味和甜味,你们无论如何要尝尝鲜。”说着就端出一大盆来。林老师笑着说:“大嫂真是太客气了,好了,我们吃,有吃白不吃,晓霞、方胜、凌云,你们来抓呀!我们若不吃,大嫂心里可不高兴,说不定夜里觉也睡不着……大嫂是不是?”大嫂说:“正是哩,还是林老师合时,年轻人太文明了。”林老师见晓霞他们还文质彬彬的不肯抓,就替他们一人抓了一大棒,说,“等一下还要上高山,现在吃点东西,加点油,才有力气爬!再说,走路太寂寞,越寂寞越觉得道路漫长,若在路上剥剥吃吃,说说笑笑,很长的路也变短了,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你们有这种体会没有?” ­

 

         大家笑着说“有”,然后就告别胖嫂、云云,笑着走出门,开始剥剥吃吃。那新摘的花生,的确香甜可口。林老师说:“方胜,校长在会上说,你旗开得胜,咱们托你的福,真的就旗开得胜。你看,请回了一个肖云云,完成了一个指标!”苏晓霞说:“林老师,我很佩服你!”林老师说:“佩服我什么?佩服我絮絮叨叨耍贫嘴,会讨点东西吃?”苏晓霞说:“不是,你会做很细的思想工作。比如刚才,你一箭双雕,不仅请回了学生,还让肖云云到你班去谈体会。这种现身说教的方法肯定很有说服力的,是一种很好的方法呢。”林老师说:“现在许多传统的方法对这一代学生不中用了,其实,我也只是突然想到这个法子,现身说教,让同龄人教育同龄人,效果恐怕比我们老师讲大道理好。”说着笑着,就沿着桃溪走了一段很长的路。过了小桥,又来到一个屋场。林老师说:“这个屋场有两个学生要去请,一个叫熊星,另一个叫刘清。你们先去打头阵,我要去方便一下,随后就来。”说完就进了路旁一间小茅厕。

­

         苏晓霞他们走到禾场上,见有个汉子在浇制水泥板,晓霞上前用普通话问:“请问,有个叫熊星的同学是住在哪栋房子里?”那人半天才抬眼答道:“有个熊星……你们是……?”方胜说:“我们是中学的老师,来这里请他去上学。”那人也不起身,一面依旧干他的活,一面愤愤地说:“哦,你们还好意思来请他!今年上期,你们要收15元的统考费。我儿子没缴,不是被你们赶出了校门了么?怎么又来请了?我知道,多一个学生就多几百元钱的收入。你们哪里是来请人,是来请钱的!”晓霞只能解释说:“我们几个是刚分下来的,不知上期的具体情况,但不管怎么说罢,九年制义务教育还是要完成的,书还是要读,出点钱也是智力投资啊!”那人就停了手里的活,瞪起眼睛,大声地对晓霞说:“你这个鬼妹子!口里还有奶腥气,就操起洋屁(指普通话)来教训老子了!看不起泥脚杆子是不是?没有咱们农民伯伯种粮食,你吃屁……我还要找你们算帐呢!你们为何不让我儿子参加期末考试?你们收统考费就是‘三乱’,就是加重农民负担,不让我儿子参加期末统考是你们不准我儿子上学,倒来教训我!今年上期我就想找你们评理,现在你们可找上门来了!”许多人从屋里钻出来看热闹,刘清的父亲刘威也赶来了,一听是中学来的老师就破口大骂:“现在这些老师是什么老师,是我下身那个鸟!上学期我崽没缴统考费,就不让考试。什么东西,乱收费,吃人哪!……今天可好了,送货上门,围住他们不让回,把他们作人质,叫他们的校长来领人!”于是苏晓霞他们就处于四面包围之中,成了乱箭之的,任人笑骂。

 ­

        人群突然静了下来。有人轻声喊:“林泉老师来了。”刚才还高声大骂的两条汉子不再作声。林老师挤进人群,也不看其它人,只问晓霞发生了什么事了?待晓霞述说了情况,林老师的目光落在熊星父亲熊魁的脸上,那位汉子不敢抬头看林老师,只轻声叫了一声:“林老师”!林老师点点头,说:“熊魁啊,你现在不要叫老师了,我十多年前是你的老师,你早就离开了学校,现在是同志和乡邻的关系,还那么喊干什么?不过,我还想问你一句!”熊魁低着头,声音变得柔和了:“老师,问吧。”林老师说:“我知道,你现在是泥水匠,给人盖房子,一天多少工钱?”熊魁说:“25元。”林老师说:“这是做乡工夫(给乡下人做事),人家管饭,一日三餐,上午还有一顿点心,每天还发一包烟。加起来,一天35元钱有不有?”熊魁说:“那是有的。”林老师又把目光转向刘威的脸上,说:“刘威,我也想问你一句。”刘威也不敢正视林老师,轻声说:“问吧,老师。”林老师:“我刚才说了,我们是同志、乡亲了,师生关系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不过我还想问你一问,请你说实话——你是屠户,一天杀猪赚多少钱?”刘威说:“这可说不准。”林老师说::“你说不准我可说得准!因为我的一个朋友也是干你这一行的!你们每天杀一头猪,一百多斤肉,包括头脚和心肺,至少可赚80元。但一般是两个人打伙,二一添作五,你一天至少可赚40元是不是?”刘威说:“大致差不多。”林老师又说:“我现在是中学高级语文老师,工资在学校里最高,每月600来元。平均一天不到20元。比起你们来,相差很远了。你俩读书时,我就教书多年了。我的书比你们读得多,付出的本钱也大,工作时间比你们长。按说,我赚的钱比你们多一点才公平。可我现在比你们赚得少,活得比你们窝囊。我听人说,你们一个有了一栋三层的洋楼,另一个正在准备建一栋洋楼,而我至今还住在一个破旧的木屋里。唉,人比人,气死人啊!” ­

 

          顿了顿,林老师又说:“讲实话吧,今年县财政吃紧,给我们只拨了三个月的工资,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校长出于无奈,打了你们一个主意,期末收了15元钱的统考费。这15元钱,每生要付5元钱给县教育局作印刷卷子的费用,多余的就给老师们发了工资,总不能让老师饿着肚子上讲台啊……可你们还想不通,其实,想不通是我,是我们哪!”又说:“你俩的儿子不在我管的班,情况我不太清楚。老师是否赶了他们,还要作点调查,最好不要听一面之词,现在的学生,已不像你们那时诚实了。有的学生在老师和家长面前都爱说假话的。是不是?刚才晓霞老师说得好,不管怎么说,书还是要去念,国家要发展,社会要进步,总会有一日让读书人日子过好点的……晓霞,方胜,凌云,我们走吧。”走了几步林老师又回过头来说:“你们要留人作人质,他们刚来,一切与他们无关,要扣,就扣我吧!” ­

 

        两人忙说:“那是一时的气话,当真不得的。老师,我们要扣你老人家作人质,不是吃屎吃潲长大的吗?……我们不知情况错怪了老师。我们那两个蠢崽明天还是让他来上学,上期的15元钱我们都补缴上来行不行?……老师,你宰相肚里好撑船,君子不记小人过呀!” ­

【原】《疼痛》(三)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林老师便缓和了语气说:“你们还是通情达理的……好吧,明日让孩子来学校吧,哪个不愿收,找我好了。” ­

 

        林老师不再说话,领着三位年轻老师往河边走,一脸的愁色。走到那座小桥边,就坐在一块石头上发呆,心里在想:当年范进中举前,被胡屠户不看在眼里,常把他骂得狗血喷头。几百年过去,下层的读书人仍然被杀猪的瞧不起,可悲可叹哪!愈想愈觉得心里酸酸的不好受,手就往袋里摸,摸出一包一块三毛的湘南牌香烟来,抽出一支,叼上。又问方胜和凌云:“你们抽不抽?”方胜说:“本不抽烟,现在却极想抽了。”凌云说:“我也一样。”林老师就一人发一支烟,打火机一响,三个男人的脑袋就凑到一处,接着就有蓝烟圈袅袅地向上升腾。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