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为朋友诗集写的序  

2010-07-29 09:44:34|  分类: 文朋诗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深处的声音
 
 
【原】生命深处的声音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1

 

与湘女相识,她还处在青春花季。

那是一个崇尚文学的年代,我们满怀激情与希望,成立文学社,写诗,做小说,也一起编过一本诗集。后来大家散了,湘女去了很远的地方,与我们音信隔绝。直到去年冬天,她才从很远的地方回到故乡的小镇,与我们重逢。我要请她去小镇里最好的酒楼里喝酒,却被她坚决地拒绝,执意要去我家吃我亲手熏制的腊肉。于是,我们吃着香喷喷的腊肉,喝着酒,一面回忆如烟的往事,笑谈过去的朋友,也说起了我们热爱的诗歌。

原来,湘女一直没有放弃诗歌写作,可以说写诗成了她一种生活方式,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与名利毫无关联。现世生活愈演愈烈的物质性,迫使精神努力一寸一寸向世俗化这一总倾向弯腰,而娱乐文化、快餐文化又从另一个方向诱惑着人们坠入逸乐之深谷。这年头,像湘女这样,让诗歌与生命同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需要一点精神胜利法和我行我素的独特个性的。

那一天,我们谈得很投入,天气很寒冷,但诗歌和友情温暖着我们。她告诉我她现在的家在遥远的北方,正被一场暴风雪所裹卷。她说下雪的北方很富诗意。

 

                                                                                    2

 

在湘女的诗歌文本里,有很大一部分属于乡土诗或乡愁诗。她写姐姐,写乡下的父亲母亲,写乡村的流淌的月光和村里最后的那一头被宰杀的牛……村庄、土地、粮食,竹林,水稻、花朵、山野诸如此类的词语在她的诗行中频频出现,散发出乡野独有的清新气息,也闪烁着与现代工业社会对立的清亮而朴素的光芒。这些词语,不再仅仅表示一种客观事物,它已经过诗人心灵的过滤并得以在想象的空间重构,携带了诗人精神气质和道德价值。它已成为一种主观意象,它构筑的是诗人独有的精神乡土世界,凝结着一种浓烈的现代式的乡愁。

漂泊异乡,难免孤独寂寞,难免对养育自己的故乡和亲人频频回望。也难免怀着深深的乡愁一路行走一路吟唱,所以古往今来乡愁诗数以万计,名篇也灿如满天繁星。但是,湘女的诗依然可以与那些文本形成一种差异,深厚的内涵、复杂的情感成为一种难以替代的景观。诗人在的《乡逝》中,写自己回到久违的故乡,写“娘已作别了阳世的云彩,仅存一张黑白照片悬挂在厅堂,而父亲在病榻上与绝症作最后的抗争,已半身浮在人间半身陷入黄土”,接下来就是这样的诗句:

 

回家  这真是我的家吗/这雪还在一簇簇地下/这回家的靴子还粘着厚厚的故土/这满盆的炭火才绽开两朵桔红的火芽/这喷香的胡之酒在灶头还未煨热/城里的电话却号角般响起/叫我离开怕大雪封山回不了家/唉!我的家究竟在哪呢/城市 我总感觉是别人的城市/而这抱抱熊一样温暖的故土和亲人/正渐行渐远撒手而去

 老屋已经没人住了/方形的老屋方形的晒谷坪/已像一座没落的虚墟/新修的水泥马路两旁叠起幢幢新居/如一些零散的果子/遗落在古老衰败的枝头/状元门上的吞天菩萨还在/左厢的长堂屋和右厢的红堂屋还在/而长堂屋和红堂屋的主人/都已故去很有故事很惨地故去/原来用竹片围成的东厢屋/已变成了一座倾斜的鼠穴

 

品读这些诗句,我们感受到是诗人那种涌动的复杂的内心情感状态,不仅仅有亲人老去或离去的无奈和沉痛,有不知何处是家的迷茫与惆怅,有对故乡的回忆与留恋,也有对故乡在工业化的背影下农业文化日益衰落的伤感与担忧。这诸多的情感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厚重而深沉的复合味道,那便是从生命深处冒出来的沉重和痛楚。

 

                                                                                       3

 

也许,是生命催生了爱情,爱情又激活了诗情,湘女各个时期都有情诗源源不断地新鲜出炉。她的情诗,意象缤纷,极具想象力,写得大胆泼辣,形成了一种动人心魄的冲击力。她的《瘦》,围绕着“爱是燃料,一直把我烧烤”展开,一连串的比喻逼人而来,把为情而瘦写得淋漓尽致,也把爱张扬得风生水起:

唯愿一直瘦一直瘦  瘦成/赵氏飞燕  在你掌中舞蹈/瘦成一片键盘  嵌进你的电脑/消融与你朝夕相处  却无法/碰触指尖的怅寥/瘦成一株文竹  伴在你的案头/半身埋在水中  半身向你伸展/轻抚你的鬓角  分享你的烦恼/瘦成一枝香烟 让你叼在唇间/欠我一辈子的亲吻/要你一夜偿还

人间的烟火已无法营养我的细胞/我的血我的脂我的灵魂都在燃烧/就让我一直瘦一直瘦 瘦成/一张名片  递给你的亲友/别让我总在暗处苦苦守候/瘦成一根领带 贴在你的胸前/靠近你靠近你 紧紧地依偎你/在你衬衫上留下我的味道/就让我一直瘦一直瘦 瘦成/一束根须 伸到你的身体/将我的血液揉进到你的血液/把你的种子给我开出花苞

她的情诗是明朗的,让你看得见情爱在呼呼燃烧,冒火又冒烟,伸出手去,你能感到那燎人的温度。但有时,诗人又会变换手法,以另一种笔调写爱的缠绵悱恻,让爱弥漫成云状雾状,不绝如缕,于爱情的天空里呈现出另一种景观,从而引领读者步入一种新的艺术境界:

 

我摊开手掌/想握住这随风而至的情/ 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诱惑/ 我的天空正在整夜整夜下雪/想留住一行/欲行又止欲止又行的脚印

                                            ——《夕阳》

 

                                                                                      4 

 

除了写乡土,写情爱,湘女还把目光投向广大的社会,关注着底层人们艰难的生存和社会的负面现象,写出了不少讽喻诗,如《蘑菇》、《罪恶之城》、《那魔》等,这类诗正如沧海一啸所言:批判的锋芒直指丑陋,正义的火光烛照幽微。体现了诗人的人文关怀精神和悲天悯人的情怀。此外,诗人还有一种另类的诗,数量很少,意象纷繁,思维跳跃,寓意晦涩,很有后现代的意味。这显然是诗人寻求自我突破的一种尝试,其探求精神无疑是难能可贵的。

湘女出生于乡村,行走于城市,干过多种职业,这种草根经历决定了她的精神取向和艺术视野。她没有选择晦涩和炫技的写法,而是回归生命的本真,从自我的内心出发,吟唱朴素的乡土,释放心灵中爱的光芒,传达了生命的激情和痛楚。一位诗歌评论家说:诗人的写作也总是受自身精神上的“内在动力”的制约,这种内在动力就是对生命之“真”的感觉和体悟。湘女的诗正是自己心灵世界的自然流露和释放,彰显了生命之真和生命之美,也显示出蓬蓬勃勃的生命活力。

 

                                                                           5

 

【原】生命深处的声音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湘女的诗歌写作已取得可喜的成就,她发表了大量的诗作,也出版了自己的诗集。发表在海外某重要报纸上一组乡土诗得到主编梅新的高度赞赏,也得到读者的好评。湘女对我说过,要把诗歌进行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那么,在诗歌写作的长途中,把目光投向诗歌的前沿,突破自己思维定势,借鉴最新的写诗技巧,让自己诗歌更具活力,依然是她面临的新课题。对热爱诗歌的人来说,这既是一种艰难的探求,也是一种很美很快乐的游戏呢。

我在写这篇短文时,正是赤日炎炎的盛夏。但半月之后,便立秋了。那时窗外稻田将一片金黄,丰收的歌谣也将从秋天的田野里升腾起来。我想,湘女的诗歌的稻田里,也将秋色一片。

 

                                                                                                                            2010年7月28日于草鞋斋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