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十五)  

2010-07-18 21:54:20|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疼痛》(十五)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15           

 

        晓霞登上了四楼,在那间小屋前站定了,不知为什么,她感到心跳得急,好像在探险。
     门是紧紧关着的,天气还有些热,为什么要把自己囚在里面呢?也许囚了身子,心才能自由自在的远飞?世上的诗人,总有那么奇奇怪怪的想法和行为,让你永远也搞不懂。
       她曲了食指,轻轻地有节奏地在门上敲,咚,咚,咚咚咚!没有什么反应。再敲,还是没有反应。她转过脸来,看见一只雀儿向自己飞了过来,停要离她一米远的走廊的栏杆上,用友善的眼光望着她,用优美的音调向她啁瞅着,仿佛在叮咛着什么,一阵感动倏地涌上心头,她转过脸再去敲门,这时门就开了。
        但门只开了一条缝,探出来一张憔悴的脸,脸上的那只嘴巴很久才发出声音:“找谁?苏老师,你肯定找错了门!”
        晓霞说:“怎么会呢。有一个人告诉我,在我们学校。在最高的地方,在最偏僻的地方,在一间小小的房子里,囚禁了一个伟大的诗人。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我动了恻隐之心,想去探望这位伟人……那人告诉我,不论何人,都无法敲开诗人的门,要是我敲开了,她就奖给我两瓶‘八宝粥’,为了探望和领奖,我就来了。”
       楚狂苦笑了一下,却没有开门的意思。
       晓霞说:“诗人的血一定是热的,一定会成全我的……这样吧,我还让你吃一瓶八宝粥吧。……不行?让你吃两瓶你该心满意足了吧。”
        楚狂又笑了一下,说:“其实,这是一个洞穴,云遮雾嶂,毒气逼人呢,千万别进去呀!”但还是让晓霞进了屋。屋里烟雾缭绕、烟气呛人,晓霞想吐。在烟雾中依稀可以看到,衣服、书籍、稿纸扔得到处都是,地板上布满了无数个烟头,有的还红红的,余烟还在袅袅地升腾。没有倒开水,也没有拿出水果,诗人只是摸出一包烟来,很有风度地弹出一支,说:“苏老师,抽一支吧。”晓霞摇摇头,说:“好像诗人对酒,对烟都有特殊的爱好,烟与酒,诗与文,关系很密切么?”楚狂说:“烟进入肺,酒进入胃,而诗文往往从血液中流出。”晓霞说:“李白喜欢喝酒,贾平凹喜欢抽烟,故云:烟出文章酒出诗。”楚狂说:“李、贾二位老兄还喜欢吃饭呢。因为恨与愁比别人多,他们才喝酒抽烟的。古人说,愤怒出诗人。我要说,痛苦酿诗文!屈原、杜甫、曹雪芹、鲁迅谁没有海一样深广的痛苦呢?”
       诗人说完就沉默了,眼睛呆呆地注视着远方,晓霞这才发现,这房间有一扇很大的窗子,正对学校背后远处的云雾山脉。莽莽苍苍的群山在远处起伏绵延,在蓝天下静默着,构成一种磅礴的气势,闪动着苍蓝的光泽……
       诗人离人好像很远,离山好像很近。在这儿,他能与远山对话,与大自然交流吧?
       晓霞想起一首诗来,就吟道:


                       沉默一千年
                       又沉默一千年
                       英雄的翅膀和古老的神话
                         在天空中渐渐消散
                       土地才是真实的存在
                       山路上的火把和劳动的号子
                       才能够真正使人感动


                                       头顶之上,永远是蓝天
                                       足下是河流
                                       是千年不息的水声
                                       我们如同历史一样古老和沉重
                                       语言苍白无力
                                       匍匐在地
                                       把脊梁弓向太阳和天空
                                       让风来  雨来  雪来
                                       守着满眼的苍翠
                                       我们默默地忍受一切


        楚狂说:“你知道这首诗?”
        晓霞说:“这首诗发表在《新世纪》上,诗题叫《静默的山峦》,署名楚狂,对吧?我觉得写得不错,抄写在日记本上,就记熟了。没想到,在这里,我见到诗的作者!”
        楚狂笑笑,后来又没有了话题。晓霞起身告辞,这时满屋的烟雾已渐渐消散,屋里光亮了许多。晓霞发现墙上挂着一把箫,箫下几捆书,一样的封面,仔细看时,却是楚狂的诗集。诗人告诉她,出版社出了他的诗集1000册,让他自销,他只销出500册,剩下的就垒在这里。晓霞说:“我买一本吧。”楚狂说:“不要钱,想要几本就拿几本吧,在经济社会里,诗集不如一片落叶,一枚石子呢。”晓霞拿了诗集,就匆匆下楼去。
       双双在楼下等她,说:“门敲开了么?”晓霞说:“真诚所至,铁门为开。看,这是诗人赠给我的诗集,可以作证吗?好啦,去商店拿八宝粥来!”
       双双说:“祝贺你,诗人的门向你敞开了!看来,英雄也好,诗人也好,神仙皇帝也好,见了美女,什么原则性统统丧失了,不做敌人俘虏容易,不做美人的俘虏难啊……晓霞,你还想吃我的八宝粥?我要吃你的喜糖哩!”
      晓霞不理她,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夜里,她将那本黑封面诗集摊在灯光下,第一首诗叫《疼痛》,读起来让人半懂不懂的——


                                             一种被撕裂的感觉
                                             从远处袭来
                                             从深处袭来
                                             也许什么东西在溃烂
                                             也许什么东西在新生
                                             也许溃烂和新生同进发生
                                             这种摧筋折骨的折磨
                                             让人大汗淋漓


                                             无法抗拒
                                             一切都会过去
                                             一切都会到来
                                             在一颗千年的古枫下
                                             我因怀想而憔悴
                                             我因瞻望而焦灼
                                             在呻吟里,我把颤抖的双手
                                             伸向远处的风

 

 

【原】《疼痛》(十五)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