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创】《疼痛》第18回  

2010-07-18 23:10:13|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疼痛》(十八)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18


       双双溜进晓霞的房间,悄声道:“晓霞,听到本校的午间新闻没有?”晓霞摇摇头。双双说:“今夜学校放录相呢,不过瞒着校长的。一位老师弄来一盘毛片。”晓霞不解,说:“什么毛片?什么叫毛片?”双双惊奇起来,双眼瞪着晓霞:“你是装傻吧?我就不信一个生长大城市的姑娘,竟不知毛片为何物?”晓霞诚恳地说:“恕我孤陋寡闻吧,你给解释解释。”双双故意把声音放大了:“毛片者,黄片也,就是演男女干那种事的片子。”晓霞睁圆了双眼:“什么?现在有了这样一种片子?……这能在学校放么?学校是文化、教育单位,应当文明一点!”双双觉得十分可笑,说:“又不是放给学生看!”晓霞说:“教师就不受影响了么?”双双天下的事没有什么不晓得,她反驳道:“文革期间,进口有恋爱镜头的外国电影叫内部片,只有高干才能看;前些年印了一批《金瓶梅》,只有高干才可买一套;后来有了毛片,也先是在上流社会流传,他们夫妻双双在上床前欣赏着,为后面的事作铺垫?现在已流传到民间。有些官的情妇几十个,他们开始演毛片了!你还觉得我们教师不够资格看么?你这是教师卑贱论!”晓霞说:“相反,我觉得教师是文化人,应当远离这些庸俗低级趣味的东西!”双双哈哈大笑:“说得好,正因为教师是文化人,具有较强分析力和批判力,所以教师最适宜看!”
      晓霞一时不知怎么反驳了,支吾着说:“双双,我总觉得教师对学生负有引导的责任应比别的群体高尚一点、高雅一点、正直一点、善良一点才对。”双双却不买账,说:“四个一点,是吗?归纳为一点:高贵一点!别玩文字游戏了,官人就官人,说什么公仆;孩子王就是孩子王,说什么灵魂的工程师;失业就失业,说什么下岗;卖淫女就卖淫女,说什么三陪女郎;亏损就亏损,说什么负增长……换一个词就改变事物的本质了么,这全是无聊的文人的无聊的文字游戏,还是擦掉粉脂看本色舒服!”
     晓霞有些生气,说:“双双,你太尖刻了,而且说起来总是一套一套的。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反正我不去看,你要看就去看吧,要担心别动物化了!”双双的嘴哪里会让人,她笑着说:“晓霞,纯洁的小姐,我不大相信你是城里来的,倒像是桃花源出来的,倒像某个纯洁而又无聊的文人写的小说中的主人公!你不看拉倒吧,我要看的!我以前就看了呢,大学期间,我还与男生干了那事呢。”晓霞说:“没羞!”双双说:“什么没羞,我已向方胜坦白了呢。”晓霞说:“他抽了你几个耳光?”双双乐了:“他不在乎哩。”晓霞说:“好在你俩都是新新人类,什么都想得开!”双双说:“对!想得开!想得开才有无限的天地和乐趣!”
      晚上看完那种片子,方胜与双双搂搂抱抱进了双双的房间,双双叫了一声“晓霞”,那边屋里没有回声,又没有亮灯。双双说:“这丫头肯定到肖姗老师家谈天说地去了。”方胜说:“那就是天赐良机了。”说完灯也不拉灭,就把双双抱到床上将她脱得赤条条,自己也三下五除二的脱了,然后就蛇一般缠作一起了。方胜模仿着片子里面人物的姿势、动作………………………………………(此处因网易蔽屏被迫删了160字)方胜不说话,但节奏放慢了,他觉得自己慢慢地离了床,一只汽球似的飘向了空中,半空中八面来风,他悠悠地飘着晃着,忽高忽低,忽左忽右,无牵无挂,无阻无挡,轻轻松松,自由自在,一切都随心所欲……忽地听见“叭”的一声,仿佛自己汽球般的在半空中爆裂,成了碎片,成了灰尘,成了一缕似有似无的烟雾,一股无形无影的风……散入空中,渺渺茫茫,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了,什么也不存在了……
      “死了么?”双双的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方胜这才感到自己从半空中落到了地上,落到了双双的身体上。方胜喘了一口气,说:“死若是这种滋味,我愿死上一万次。”
       门外突然传来校长老陈的声音:“贺双双老师,在么?”门被推开了,他们光溜溜的样子进入了校长的瞳孔。校长愣了一下,随即说:“方胜,你看你,怎么连门也忘了闩?冒失鬼!”然后走出屋去,并顺手使劲地把门带了一下,牛头牌锁就自动闩了。
       方胜的脊背上又挨了轻轻的一拳:“死鬼,色中饿鬼!干事灯也不关,门也不闩,这不出丑么?”双双变了脸色。
       方胜却好像没事似的:“出什么丑,我们的校长就不和老婆睡觉了吗?”
       双双说:“谁是你老婆,领了结婚证没有?”
       方胜说:“只要我们好下去,永不分离,即使没有那张纸,谁又会说双双不是我老婆?”
       方胜想了一下,又说:“唉,校长早不来迟不来,偏偏我们干这种事时来了。我们这里有个风俗,你知道吗?说是碰见男女在干这种事,那就非倒霉不可,即使不丢性命,也有一场大灾大难。要解除灾难,就应给那男妇各打七七四十九记耳光。可校长没打我们,若打的话,我们的脸就打肿了。”
       双双说:“校长是文化人,怎么会信这种迷信呢。”
       方胜说:“这是一种怪怪的风俗,不但不能看见人睡觉,就是看见动物交配,也是要触霉头的。我小时候在春天的野外看见两条蛇交缠在一起——像两股绳缠绞得那样紧,觉得奇怪可笑,就问身旁的姐:姐,你看,那两条蛇在干什么?姐看了,不告诉我蛇在作什么,却立即慌了手脚,脸色变得煞白,惊叫起来:弟!我们要死的!……快,把裤子脱下来!姐把我的裤子脱了,自己也脱了。姐只穿一条短裤,我还小,连短裤也没有,就光着下身,却用裤子把脑袋罩了,姐就叫我念一首顺口溜,我至今还记得那四句话:‘蛇交配,我脱裤,蛇死了,我大贵大富!’姐弟俩把那四句话念了一遍又一遍。姐对我说:今后看见两条蛇交缠成一团了,就这样做,能避灾的。不这样,那可就死定了——现在想起来,怪有趣的!” 
      

【原】《疼痛》(十八)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双双也觉得有些意思,嘴里却说:“还说什么有趣,你想想,若校长一时恼怒了,把我们的事在大会上捅出去,那就没趣了。”
      方胜说:“校长是那种人么?”
      双双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快把衣裤穿上,去找校长说明说明,套套口气,校长若想出我们的丑,你不妨作作检讨免得张扬出去呀!去吧!”
      方胜穿了衣裤就往校长室跑。
      校长正在灯下写什么,方胜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犯了错的孩子似的低着头站在校长面前,话也不说,校长看了他一眼,嘴角掠过一丝笑意,说:“坐吧。”
      方胜故意不坐,怯生生的站着,说:“校长,今天我和双双犯了特大错误,前来认错。” 
      校长说:“方胜,与贺双双爱上了?”
       方胜点点头。
       校长说:“是准备好一辈子还是准备玩一阵子?”
       方胜说:“好一辈子。”
       校长说:“这就好。应当恭喜你。一个乡村老师找个吃皇粮的老婆,不容易啊!”
       方胜说:“是不容易。我们已经铁了心。”
       校长笑了一下,说:“方胜,你手腕高呢。你的恋爱是闪电式还是快餐式?妈的,三下五除二,就好得上床了!开学才几周呀!”
       方胜说:“至于上床之事,还请校长为我们保密。”
       校长说:“那当然,这种事也不好随便张扬的。这你放心。不过你们不能疏忽嘛,灯也不拉,门也不闩紧,让我看了活生生的毛片了。若住校的学生碰上了,让别的老师碰上了,影响不好啊,今后要注意呢。”
       方胜附和着说:“校长说得对,今后要注意。”
       校长说:“这种事若发生在六七十年代,你们就有好戏看了,说不定要被开除的。现在是开放年代,大家都开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方胜说:“是的是的,现在对卖淫也开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何况我们是……”
      校长瞪他一眼,说:“你们是非法同居!要抓千斤重,是违法;不抓四两轻,是年轻人闹着玩,或者说搞试婚……方胜,我跟你讲,既然双双对你好,你也喜欢她。你就要紧紧抓住她,对她好一辈子,对她要一心一意,可不要这山望到那山高,要不,我就不放过你!”
      方胜说:“校长,你的话我记牢了。”
      校长又说:“刚才我来找双双老师,是本周她有一堂教学公开课,叫她好好准备一下,请转告她。”
      方胜点点头,走出校长室,又回到双双的房间,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双双说:“校长大慈大悲,一副菩萨心肠。”两人说着,感叹了一回。
      方胜将门关紧,将电灯拉灭,又搂着双双上床。双双说:“这就是我们新婚之夜吗?”方胜说:“算是吧。形式上不是,实质上还是的。”双双说:“没有张灯结彩,没有钟鼓琴瑟,太冷清,太没诗意了,还担惊受怕了一回。”方胜说:“这叫做有特色,有特色的才能长留记忆之中……别说这些了,让我今夜再搂你入梦,再死上几回吧!”双双忙用手捂了方胜的嘴,说:“既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就要说点吉祥的话,别死呀活呀的。”方胜说:“爱得死去活来正是吉祥呢……”话未说完,只听见隔壁的房间的木床上传来吱呀一声响。双双放轻声音说:“晓霞那东西原来在床上睡着!你弄那么响她也知道这事了。”方胜说:“管她呢。”说完又动作起来。
       此后方胜与双双就夜夜睡在一起了,那张破烂的木床免不了吱呀吱呀的响,隔壁的晓霞就很恼火,总想找校长调换一间房子,但一时又找不到借口。一天校长主动找到晓霞,说:“你这间房子给方胜,你就搬到方胜那间房去。方胜与双双好上了,他们谈恋爱免不了要说悄悄话,要做些秘密的事,你不能成为阻碍的。我是为他们扫清前进道路上的障碍物而来请你搬家的。” 
    

【原】《疼痛》(十八)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晓霞的脸红了,心想:“校长的心好细啊!”嘴上却说:“校长伟大英明,替双双什么都想好了,却要辛苦我搬来搬去。”校长说:“没办法呀!等你到这个时候,我也会叫其他老师搬来搬去的。”说得晓霞的脸更红了。
【拒绝单独转载此章】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