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十七)  

2010-07-18 22:38:24|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疼痛》(十七)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17

       

       晓霞早早地起来,洗刷完毕,就坐在桌前批改学生作业,突然听见隔壁传来锅碗瓢盘声,又传来诱人的菜香和呛人的辣味,连打了几个喷嚏,转身望时,两房相隔的壁上的小巧的水泥方格窗,漫过来一股油烟,就对着那边喊:“双双,你搞什么名堂?”那边的双双说:“我搞资产阶级自由化,从集体食堂独立出来了!”晓霞说:“还没成家就开小餐了?”那边说:“党中央又没下红头文件规定没成家就不准开小餐。”晓霞笑了,说:“双双,你搞环境污染了,烟味辣味熏坏了我!”那边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苏小姐,你就不食人间烟火了吗?依你方大爷看,你书卷气太浓,正应当掺点烟火味,中和中和一下才好呢。”晓霞就高声说:“双双,怪不得呢,你与方大爷成一家人了,过起一家人生活来啦!”双双说:“别胡说八道!”方胜却说:“说得好,晓霞,你过来瞧瞧这一家子吧!”
      晓霞就放下作业本,穿过教室,到那边去看。双双和方胜说:“欢迎参观!欢迎在这里吃早餐。”晓霞说:“我卷了进来,会不会影响你们的情调?”方胜说:“怎么不影响?第三者插足,就会热闹起来的。”双双说:“不要过高地估计自己,过低的估计人家,晓霞才懒得插足呢。”晓霞说:“要是我是男人,我非插上一足不可,夺走双双,让有的人喊爹叫妈去!”方胜就一箭双雕:“要是我是女人,我非插上一足不可,夺走方胜,让有的人喊天叫地去!”双双听了,就说起粗话来:“什么臭男人,正应了那句俗话,在路边屙尿也可以碰上几十个,你道谁还会争呀夺呀的?”方胜故意正色道:“别把你方大哥看得一钱不值。方大爷仪表堂堂,在大学读书时,女友和情人可以坐几桌呢。听我讲个故事吧,有一个女人有许多野老公,一天他的丈夫对她说:这样吧,明天咱们办个酒席,你把你的情夫全都请来,你估计有多少桌?妇人很高兴,说:二十来席吧。谁知第二天坐了六六三十六席,可站着蹲着还是黑压压的一片。丈夫说:你去看看,是不是有人是假冒产品。妇人看了一圈回来,说:有些家伙太不像话,与我只亲热过一回的也厚着脸皮来了。”双双和晓霞都笑了。双双说:“方胜你太蠢了,你讲这个故事不正是证明你们男人不值钱吗?”方胜还要辩解,晓霞忙岔开话题说:“双双你在房子里搞污染,明天我要用白纸把中间的这个小花窗糊了,我要与你划清界线了!”方胜说:“还是晓霞聪明,这么一隔,我和双双的秘密事就无人可以偷看了!”双双说:“臭嘴!晓霞,我煮饭菜倒不是污染,这张臭嘴搞的才是真正的污染!……咱们吃饭吧!晓霞,来……这是肉,这是活水煮活鱼,吃!”于是三人就一起吃饭。晓霞说:“双双,小餐长期开下去,挺麻烦的,再说工资也不够用哩!”双双说:“我已经挖土种菜了,麻烦是有点。人生嘛,吃饭是第一件大事,吃好穿好,把自己弄得舒舒服服,是一件美妙的事啊!凭我的本事,名出不了,财也发不起,工作上也冒不了尖。我求什么?吃好穿好而已。至于麻烦,女人一辈子都麻烦,恋爱麻烦,结婚麻烦,生儿育女肯定更麻烦。”方胜说:“侍候方大爷也麻烦!”双双狠狠地瞪他一眼:“谁侍候你?你是谁?”方胜就不再说话,腾出嘴巴来大口大口地吃饭吃菜,吃得呼哧呼哧的响。
      这天下午上完了课,双双、方胜肩并肩上了学校后面的山坡,先在他们的菜地里转了几圈。那天播下的爱情早已生根发芽,且生机勃勃来势喜人,可那天播下的菜籽依然藏在土里,一点动静也没有。看完菜地便顺着山坡而上,山坡上是一片松树林,松树林过去就是楠竹林,再过去就是柿子树林。再往上看就是青色的山峦,一岭接一岭,一峰接一峰,连绵不断,逶迤向上,一直连着那巍峨的云雾峰了。走到楠竹林,方胜停住了脚步,转身问双双:“这地方好吗?”双双说:“这是好地方,幽静、清新、原始、只有鸟语盈耳,不闻人声嘈杂。”方胜说:“这地方便于做什么?”双双说:“最宜隐居。”方胜说:“傻丫头,现代社会,见名就争,见利就夺,所有的隐者都在1840年以前死光,隐居为谁?谁还隐居?告诉你吧,双双,这地方最适宜谈爱、接吻、拥抱……”说着眼睛里闪动着灼人的光彩。双双忙说:“方胜,别动手动脚好不好?”方胜说:“怎么了?”双双说:“你还有一个应当说的非常重要的字眼你还没说。”方胜说:“我明白,那个字叫做‘爱’。但我喜欢用眼睛说,用手来说,用舌头来说。”说着就用手臂搂了双双的脖子,双双也温柔的用手搂了方胜的腰,他们倒在落满竹叶的地上,搂抱、亲吻、翻滚,方胜解了双双的上衣,在她的怀里乱拱,弄得双双全身酥软如泥,但当方胜要进一步行动时,双双坚决地阻止了他。
     “怎么啦,双双。”方胜不解地问。
      双双说:“你认为是时候了么?”
      方胜说:“迟早会发生的事,就该早点发生,何必让我难受呢。”
      双双说:“你真的想与我好,好一辈子?”
      方胜说:“还要我山盟海誓?”
      双双说:“好,那我向你摊牌了。”
      方胜说:“什么牌,摊吧。”
      双双说:“告诉你吧,方胜,我已不是处女了!”
      双双以为方胜会立马瞪起大眼,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然后摆摆手,不声不响,慢慢地走远。双双早就想好了,方胜若是这样,她一定不流泪,还要仰着头对着天空大笑三声!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方胜很快作出了反应:
     “我不在乎这些!”
     “我说的是真话,不是考验你。”
     “我知道你不是考验我的。”
     “真的不在乎?”
     “真的。”
     方胜不在乎,双双却在乎了。好象听到很多女人讲过,小说里电影上也说过,男人,尤其是青年男人最在乎女人的贞操。女人有一张完整的处女膜,那女人就是一块金子,那处女膜残缺了,那女人就是一块瓷片了。许多悲剧源于一张处女膜。双双并不孤陋寡闻,一些嫖客为了获得一个女子的初夜权,不惜重金,而且引以为一生的豪壮和幸福。重视处女膜的男人很正常,轻视的就是反常。说不定方胜不在乎这个,也就不在乎你整个的人啊!
     双双说:“你不在乎这个,我很震惊。”
     方胜说:“你能把这个问题坦率地讲出来,我也很震惊。”
     双双说:“震惊什么?”
     方胜说:“这年头,处女在第一次恋爱时就消灭干净。我敢肯定,好多女孩在新婚之夜冒充处女,这里也有一个‘打假’的问题呢,可是你有勇气向我公开一个属于你的秘密,这是从另一个角度对我的考验,更是对我的信任与厚爱——我更爱你了!”
     双双心头发热,觉得方胜到底是方胜,看问题就是比别人全面、深刻。
     方胜说:“双双,我也有一件事请你原谅了,我也不是处男了。”
     双双“哦”了一声,却没有像方胜说“我不在乎这些。”她有些震惊、感动,也有迷惘:方胜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识别处女要用血来证明,而识别处男却找不出简易有效的手段。他为什么要说这个?是编造谎言来安慰我,使我心里能够平衡吗?
     方胜说:“在认识你以前,我其实有了恋人,我们好得偷吃了伊甸园的禁果,我们发誓永不分离,可当她靠关系分到市里、我被分到这偏远的角落之后,她变了心!我去了五封信,她竟一字不回。上次我去市里办事,搭一辆街车,她在车上发现我,竟转头看窗外,一直不回头看我,直到我下车……当我陷入失恋的深重的痛苦之中时,是你,双双,向我走来,给我带来人生的欢乐和生命的曙光!”
     双双也动情了,说:“方胜,我几乎与你有类似的经历,我的前男友也分在城里,上次去见他,推开他的门,他竟和他的现任女友依偎着,气得我差点昏死过去。”
     坐在落叶上,方胜把双双搂得紧紧的,他感叹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原】《疼痛》(十七)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双双也说:“我们是患难兄妹,但愿天长地久。”
     他们并肩缓缓地步出竹林,穿过松林,站在学校后面的山岭上。举目望去,满目青山,遍地夕阳。这个山坳,那个山坳,袅袅地升起了缕缕淡蓝炊烟,一缕炊烟之下就是一户人家呢。山坡下就是学校,只看得见水泥平顶和青瓦屋脊,映着霞,一片火红。学生早已离校,除了有教师在操场上拍打篮球的声音,一切都静静的。不知怎的,他们此时竟感到学校格外的静美和格外的亲切。
     方胜痴情地说:“双双,从此之后,我们相亲相敬,与世无争,身老乡村吧。”
     双双点点头。
     他们依偎在火红的霞光里,眼睛里湿湿地闪动着泪光。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