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十六)  

2010-07-18 22:12:13|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疼痛》(十六)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16   
       晓霞走后,楚狂连抽了两支烟,休息片刻,就从食堂里打来一桶水,在房间里三下两下擦洗了身子,便躺在床上。刚合上眼睛,朦胧中见门轻轻地推开了,一位红衣女子立在门边,温情地说:“楚哥,你住在这高高的四楼,叫我好找!”楚狂闻声而起,满脸惊奇:“啊,是你,珍妹!快,快进屋呀!”珍妹含着笑,袅袅娜娜地走了过来,并在床边依着他坐了。她那双明媚动人的眼睛深深地望着他:“楚哥,这些年来,你还好吗?”楚狂心里一颤,点点头:“算好吧。你呢?”珍妹双眼湿湿的,轻声说:“好,很好呢。”楚狂说:“八年了,珍妹你在哪里?怎么不给我一点音信?”珍妹说:“你怎么不来找我呀,我就在那个城市呢。”楚狂说:“什么?就在那座城市?什么地方?哪一条大街?哪一条小巷?哪一栋高楼?哪一个房间?哪儿我都找遍了!我整整找了半年,哪里有你的踪迹,我后来在电台报纸上打了寻人广告……你在那个城市不可能听不到我嘶哑的呼唤,不可能看不到我寻觅的身影。人们都说,你失踪了,永远地失踪了,说你一定是被某个歹徒或某个老板害死了,可我找不到一点证据为你复仇,我万念俱灭,几次想跳到河里去……”
      那双幽深而哀怨的眸子涌出大颗大颗的泪,凄然地说:“后来呢?”
     “后来,我结束了打工生活,心灰意冷的回到学校,重操旧业,我觉得我的一颗心为你死了……”
     “你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吗?”
     “没有。不会有。不可能有。我愿意永远等着你。我想,我等不来你,或者可以等来你的灵魂!”
      那双眼睛含泪而笑了:“傻哥,难得你有这种古典的情感。现在是现代社会了,要有现代情感了。傻哥,再找一个吧!”
     “不,我要你。”
     “要我?……”她低下头,垂下眼帘,久久不语。楚狂伸出颤抖的双臂,把她紧搂在怀,两人先是一阵痛哭,然后又朗声笑了……
       珍妹轻轻地推开楚狂,说:“楚哥,别……咱们别这样疯了一样哭哭笑笑了,咱们到外面去玩玩吧……你看,窗外月白风清,正是为我们准备的呀!”
       他们依偎着走出门,下了楼梯,走出校门,越过田野,眼前现出一条大江来。
江又长又宽,从很远的地方流来,又向很远的地方流去。河的上游朵朵白云堆砌,河的下游堆砌着朵朵白云,仿佛大江是从白云深处流来,又流向白云深处。一江月光,一江水光,水很深很清,高远的天空、浑圆的月亮和洁白的云朵都倒映在江水中。江很静,夜很静。江边停泊着一只小船,船上无人,映着银白的月光,有一只白色鸟立在船舷上,像是守护着小船,见人来了,就拍着翅膀,扑愣愣的飞到深远的夜空中去了……
       珍妹跳上船,楚狂也跟着上了船。
      “楚哥,好生坐着,我来撑篙。”
      “我来,你坐着。珍妹,让你撑篙,我好意思么?”
      “不,楚哥,你在山区长大,不会撑篙。我出生在水乡,懂水性,会撑篙,会划船,还是让我来发挥自己的的特长吧。”
       楚狂依了她。
       红衣珍妹立在船上,风扬起她的裙子,就像扬起一面美丽的旗帜。
       小船轻轻的动了,轻轻的,一片叶儿似的滑向江心。大江辽阔浩淼,望不到彼岸。江上只有他们一只小船,船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头上是一轮白白的秋月,江心的秋月是白白的一轮。竹篙轻轻地点,小船轻轻滑动……
他们仿佛融入月色之中,仿佛抵达某种虚幻的境界……
      突然,小船摇晃了一下,咚地一声,珍妹掉进了江中,她在水中拼命地挣扎,她喊道:“楚哥,你自己撑船吧,我……不行了……”然后慢慢的沉入水中。楚狂顾不得自己不会游水。纵身跳入江中。
没有溅起雪白的水花,那一河水竟成了固体,成了一河玻璃。他卧在玻璃之上,看见珍妹和那洁白的云、洁白的月嵌在玻璃之中。他无法沉入水中,无法把手伸进玻璃之中。他用拳头擂着固体状的江水,擂着那厚厚的玻璃,哭喊着:珍妹!珍妹!珍妹!
      他把嗓子喊哑了。
      他把拳头擂疼了。
      他的拳头擂出了血,血水如注,鲜红的血在蓝玻璃上漫漫地浸开了。
      他仰头望着高远的天空,云依然洁白,月依然浑圆,他自言自语:这怎么像又一场梦?
      他突然醒来了,发现自己的拳头擂在床板上,生生的疼痛,满头满脸都是汗和泪。
      珍妹在人海中消失8年了,怎么还可能重新出现呢?见到的怕是珍妹的魂魄吧?
      是的,是现代社会了,可我怎么还这么古典呢?
      我要为一个纯情的女子疼痛一生么?

 

【原】《疼痛》(十六)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