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十四)  

2010-07-17 11:53:45|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疼痛》(十四)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14

 

         星期天,没了学生,本乡的老师们回了家,学校里空空荡荡,冷冷落落,贺双双拿着一把锄头往学校后面上的山坡上走,半路上碰上了方胜,方胜给了她一个笑,说:“双双老师,拿把锄头做吗事?”双双就用文革的语言说:“搞自留地去。”方胜说:“挖土种菜?”双双说:“方胜你好乖,一猜就中。星期天响应毛主席号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你说好不好?”方胜觉得有点怪:“种菜做什么呀?”双双说:“哎,方胜,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嘛,种菜还能做什么,吃呗。”方胜说:“你在学校食堂就餐,一切都为你准备好了。你菜来张口就是了。”双双说:“老娘有个阴谋,要脱离食堂!这些日子,豆腐吃得我翻胃了,要不了几天,就会满脸菜色。我想买一个煤炉子来,另开锅灶,咱不吃大锅饭,要搞个体经济了!”方胜满脸激动,说:“你娘的乖,倒会过小日子!我支持你!多种点吧,将来你油煮火熬花天酒地了,也让你方老爹来你那里捞点油水改善改善生活啊!”双双说:“想得倒美!……只想坐享其成,不想帮帮我的忙吗?”方胜一下醒悟了过来,说:“我入你的圈套了……好吧。”一面笑着,一面接过双双手中的锄头扛肩上,就与双双肩并肩地往山坡上走。他看着双双,说:“双双,咱们来唱一支歌吧。”双双说:“没兴趣。”方胜说:“一个人唱好没滋味,我 们来个男女对唱吧。”双双说:“老娘没兴趣,小伢子你想唱就唱呗。”方胜说:“好,郎君便唱了—— ­

                         你种菜来我耕田, ­

                         我挑水来你浇园, ­

                         夫妻双双同劳动, ­

                         日子欢乐又美满……” ­

         唱着笑着就上了山坡,双双指着一块地,说:“就挖这块,用力挖深些,精耕细作,方能五谷丰登。方先生,懂吗?”方胜甩出一句戏腔:“郎君晓——得——了。”就脱了鞋袜,卷了裤管,把西装和衬衫以及纱褂儿统统脱了扔进草丛里,往手掌里吐了唾液,挥起锄头就挖起土来。双双就蹲在草地里,扯一根青草在手里抚弄着,一面看方胜在太阳下挥锄挖土那老练的样子,看他那健壮的手臂和脊背上那结结实实的肌肉,看他腋窝里那丛蓬蓬勃勃长着的黑毛,心里就想:男人与女人到底不一样,男人背部发达女人胸部发达……想了一会心事,又抬头去看方胜,方胜也正看着她。她便低了头,想:我若是农家妇女,两口子过日子,两人种地,也是这样的情景吗?想着想着就吃吃地发笑,说:“方胜,你种地还蛮内行呵?” ­

          方胜说:“那还用说,小时候就干惯了。” ­

          双双说:“小时候就跟你爸学种地?” ­

          方胜说:“不,是跟我妈学。” ­

          双双说:“怎么是跟你妈学呢?你爸很早就死了吗?” ­

          方胜说:“蠢妹子!怎么这么说话,我爸至今还健在哩。” ­

          双双说:“那应当是你跟你爸劳动才对。” ­

          方胜说:“我妈是农民,我爸是一个干部,供销社里的干部。他一个月才回家一次。” ­

          双双说:“回来一次不就回来劳动了?你就可以跟他学了呗。” ­

          方胜说:“不,白天不劳动,他很疲倦,不是睡觉,就是跟着我妈到地里玩,形象一点说,我爸就像你,我就像那时的我妈,爸看着妈挖地种菜。” ­

          双双说:“天地倒过来了!” ­

          方胜说:“男女倒过来了!” ­

          双双说:“你爸怎么老是那么疲倦?” ­

          方胜哈哈大笑:“蠢妹子!爸一个月才回家,夜里自然要与我妈亲热哩,男人干那事,很容易疲劳哩!” ­

          双双怒了,说:“臭流氓,上讲台的人也讲这种话吗?” ­

          方胜更乐了,说:“嘿嘿,上讲台我是正面人物,下讲台我是反面人物,站在讲台上我很高大,走下讲台我很渺小;在讲台上我讲好话,下了讲台我讲痞话……” ­

         双双翻他一眼:“别说了,谁同你耍贫嘴?” ­

          方胜说:“那,就继续说我父亲大人吧!” ­

          双双说:“住嘴!想起那位看着妻子种地而自己蹲在一旁看的老爸,身上就起鸡皮疙瘩。” ­

          方胜说:“其实我爸很好,至少很关心我。” ­

          双双说:“怎样关心的?” ­

          方胜说:“他最近叫我千方百计找堂客。” ­

          双双说:“那你就响应令尊大人的号召,发动攻势呀!” ­

          方胜说:“唉,我不知道进攻谁?” ­

          双双说:“进攻苏晓霞吧!” ­

          方胜说:“你不要调虎离山,要引狼入室才对呀!” ­

          双双说:“呸!” ­

          方胜说:“我敢进攻苏晓霞吗?那位小姐相貌又俊,学历又高,又严肃正经,又那么神秘玄乎……” ­

          双双说:“那你进攻肖姗吧。” ­

          方胜说:“人家是有夫之妇,可做我的妈了。” ­

          双双说:“那你就打单身吧。” ­

          方胜说:“我想尝试着向你打响进攻的第一枪。” ­

          双双说:“呸!呸呸!” ­

           说着笑着,一块土就被翻过来了,方胜打了菜坑,说:“双双同志,郎君的任务就完成了!”双双说:“坑里还要放肥料。这样吧,好事要做全,粑子要做圆,你用粪桶去厕所舀粪来放,不施底肥,哪有收成?方先生,懂吗?” ­

          方胜笑着说:“我挺讲卫生哩,你去吧。”

          双双说:“你在讲台上很高尚,你下了讲台很卑鄙;你在讲台上很卫生,你下了讲台很肮脏。好小子,别怕做脏事,去吧,听话!” ­

          方胜还是顺从地去了,双双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涌起一阵感动…… ­

­

         方胜干了重活,觉得腰酸腿疼,天刚黑,就倒在床上睡了。突然双双楚楚动人地走了进来,她化了淡妆,身上散发出一种很好闻的气味。方胜翻身坐起,眼睛一下就亮了。双双说:“很累吗?”方胜说:“你一来,就不觉得累了。”双双用手指戳着方胜的额头,说:“我是什么?能给人一种力量还是怎么的?”方胜说:“你是药。”双双说:“什么药?”方胜说:“补阴壮阳药。”双双说:“胡扯!”就转了话题说:“这星期天的夜,人去楼空,鬼都打死人,不想看书,也不想阅卷,日子好寂寞无聊的,不知怎么打发时光。”方胜说:“聊天吧。”双双说:“咱们玩字牌来打发漫漫长夜吧。”方胜吃了一惊:“什么?你会玩牌?”双双说:“读大学星期天没事,就在宿舍里赌牌,我可是高手呀,人称‘女中赌王’呢!”方胜哈哈大笑:“你是‘女中赌王’?你配得上这个崇高的称号?”他一掌拍在床板上,说:“好!好好!今夜我要见识见识所谓的女中赌鬼,要与你一决雌雄,试看‘女中赌王’人仰马翻落花流水也。”双双说:“先别夸口,谁胜谁负的问题要用事实来证明,现在战斗还没打响啊!”方胜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副字牌,说:“赌王,那我们就来真格的。”双双说:“当然,什么年头了,不真枪实弹。谁干?”方胜说:“痛快!亮格!”双双不懂了,说:“你说什么?亮什么格?”方胜故意露出极鄙夷的神色,说:“还是赌王呢,术语都不懂,亮格就是把身上的银子拿出来看。”双双就出示200元零钱,方胜出示了400元,然后又放进衣兜里。方胜说:“你的‘米’太少了,够输么。这样吧,我们别赌钱了,赌人!你输了,你就归我,我输了,我就属于你!怎么样?”双双说:“亏你想得出,输赢都让你占便宜!别扯堂了,开战!” ­

        他们就玩了。赌了个把小时,双双的200元全输了。方胜说:“双双小姐——我的赌王,你的子弹打光了,再赌,你就脱衣服了!”双双瞪他一眼:“少废话,老娘有的是钱!”又从袋里摸出一张“老人头”,说:“来!起牌!”双双的手气转好,一路赢过去,不但收复了失地,而且把方胜身上的票子也赢了过去。“怎么样,方大爷,服输了吗?‘女中赌王’是不是名不虚传?明天你有钱进食堂吗?”方胜说:“我不佩服你的技术,只是羡慕你的手气。我今天舀粪,把手气秽坏了,娘的!”双双笑了:“生气了,后悔了!男子汉,你的钱,全给你吧!”方胜却不要,说:“你把我当什么人?打牌的不能不讲牌德,输了就输了。我输得起的。”双双说把钱扔到他床上,方胜上来,捉住双双的手,久久地握着,一面喃喃:“钱我不想要,倒想要人呢。”双双怒目圆瞪,一把把他推出老远,大声嚷道:“臭流氓,你要干什么?” ­

          方胜吓坏了,说:“别大声,双双。” ­

         双双又笑了,说:“大声说话也怕,胆小鬼。” ­

         方胜仿佛受了鼓励,疯了似的扑了上去,把双双紧紧地搂在怀里,一张嘴在双双额上、颊上、颈上雨点似的狂吻起来。双双这一回却变温驯了,一动不动,脸上起了红晕,醉了似的把嘴微张,舌头蛇信子一样伸了出来,方胜的嘴忙迎了上去,紧吸着她的舌头,身子微微地抖动着。双双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原】《疼痛》(十四)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       方胜终于松开了手。 ­

         双双低声说:“我走了。” ­

         方胜说:“别……别……就在这儿过夜吧。” ­

          双双吃吃地发笑:“想得寸进尺,做梦去吧。” ­

         双双走了。 ­

        方胜疲倦地倒在床上,却睡不着,他感到双双的体香还在屋里袅袅地飘荡,她的微微的娇喘还在耳边响着,她的那片温柔的舌头似乎还余味无穷的留在他的嘴里,他无声地笑了,他觉得这一天走了一段很长很长的路…… ­

­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