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十三)  

2010-07-17 11:34:06|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疼痛》(十三)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13

 

       紧张的开学工作告一段落后,日子就有些单调和寂寞了。这天散了学,吃了晚饭,太阳还没落山。没事,晓霞就去散步。从学校的后院的门里走出,踏上了一条长满野草的山路。转过几道山弯,就拐进了一片幽深的竹林,有潺潺的水声传来,晓霞就循声缓缓而行,行了数百步,一泓清清的泉水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泉的一面是几块不规则的青色的平石,另外三面长着绿汪汪的野草,有些野草开着白的、黄的、蓝的小花。泉底是白晶晶的玲珑剔透的小石子。晓霞蹲在平石上看泉,泉水透亮,现出一个女孩的俊美的脸来。晓霞就对那女孩笑,那女孩也笑。晓霞说:“没羞!”那女孩嘴巴也动着,似乎在说同样的话。晓霞有些生气,拾一枚小石子扔了下去,泉水泛起涟漪,女孩的脸闪动了几下,就在清清泉水里散成碎片,消失了。晓霞用手掬了一捧泉水喝,细细地品尝着,泉水好纯,好凉,还带着丝丝的甜味儿,城里的自来水无法比,街上卖的矿泉水也无法相比,就赞叹道:“好泉!好泉呢!”
        那边的楠竹下传来铃子般的笑:“是咧,这泉就为城里姑娘准备着的呢,晓霞,喝吧,尽情地喝吧,这泉是药泉,是美人泉,人喝了百病不生,得了癌症的人喝了不治而愈。男人越喝越英俊,女人越喝越漂亮呢……嘻嘻。”晓霞见是双双,就说:“怎么啦,我是碰上了下凡来洗澡的仙女,还是遇到了林中的妖精?谁在同我讲话?”双双从竹下走出,说:“不是仙女,也不是妖精,是你遇上了久别的姑奶奶!”晓霞说;“姑奶奶,你是瞒着你妈到这儿与人幽会吧?”双双走了过来:“是咧,该来的白马王子不来,却来了多嘴多舌的臭丫头!”两人就大笑,笑声在林中显得格外的响,她俩吐吐舌头,就坐在泉边两尊凸起的石头上。
       双双放低声音说:“晓霞,习惯吗?适应这乡村生活么?”晓霞说:“怎么不适应呢。我喜欢过田园生活,我是陶渊明投的胎呢。”双双说:“这就怪了?你还适应,不是骗我的吧?我本是乡村人,还不适应呢。你瞧吃的:早上水豆腐,中午油豆腐,晚上剩豆腐。我的天!我们成了什么?成了和尚、尼姑!吃素不吃荤……唉,有什么办法呢,也许命中注定……”
       晓霞说:“奇怪,我倒喜欢吃豆腐,城里就根本吃不上这么好的豆腐,又香又鲜,清纯爽口,越吃越想吃!”
双双吃了一惊:“晓霞,我觉得你就是有点不对劲,直爽点说吧:你有点傻呢。”
       晓霞说:“是吗?我妈也说我有点傻呢。”
       双双说:“你还不傻吗?现在什么年代了,人人都往城里跑,农民也杀出乡村开始夺取城市了,你有福不享,偏偏要下乡支边,来吃苦!——你说你傻不傻嘛!城里的大肉大鱼你不吃,偏跑到乡下来吃豆腐,造孽!——你说你傻不傻嘛?”
      晓霞说:“我妈妈也这么说我。”
      双双笑着说:“可我不是你妈!”
      晓霞说:“可你和我妈一样的成熟!”
      双双说:“成熟不好么?”
      晓霞说:“成熟之后就是腐烂!”
      双双说:“是吗?……晓霞,我们来自两个世界,你出身知识分子家庭——书香门第呢,你与高雅的人、高雅的书打交道,你看不清人的真面目,你摸不着世界跳动的真脉搏。也许,你是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位浪漫主义者!我就不同,我出身农村,读大学在城市,乡下事,城里事,天下事我都经历了,乡村人、城市人我谁没见过?也许你说对了,我成熟了。成熟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悲哀吧……今年分配时,我想分到县城的中学去,我给县里两个官人各送了2000元,叫他们把我的事办好。也许因为钱少了,据说现在至少送一万元才能让人动心,而我只有区区四千元,且一分为二,结果事没办成。一个官人把钱退了,倒还有点良心,而另一个官人却把钱收了。这瘟官简直连妓女也不如,妓女收了钱还会为你服务呢……”
      晓霞说:“告他嘛。”
      双双说:“我的本科生,一点法律知识也没有么?行贿与受贿同罪呢。”
      晓霞安慰她说:“算了吧,在城里和乡下都是教书,还不一样!”
      双双说:“你傻呢,若是一样,我又何必送礼呢。”
      晓霞说:“反正事情无法挽回了,就别去想它,想它只能徒添烦恼。”
      双双说:“晓霞,你懂吗,人生的重大选择就只有那么几次:选择家庭、选择学校、选择职业和单位、选择爱人,每一次选择,都与我们一生的幸福息息相关啊。”
      晓霞不语,双双又说:“晓霞,我还是搞不懂你,搞不懂你为何下乡来。你是不是有什么野心,想先在乡下干出一番成绩成为劳模或什么的,让中央领导接见你,上电视台,一鸣惊人?”
      晓霞说:“不!我不是说了吗?也许我再也不进城,永远做一个乡村教师。”
      双双自顾自的叹了:“人与人,想法就是不一样啊!”
      两人就沉默了下来。这时一轮血红的夕阳缓缓的落到背后的山坳里去了,落得那样迟钝和沉重。树林中变得幽暗起来,泉声依然在响,不知名的各色的鸟儿在树枝上跳上跳下,鸣声此起彼应,它们在七嘴八舌地表达着生的激情和生的欢乐。而双双却忧愁着。她感叹着说:“又一轮太阳落下山去了,又一天在生命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日子,过得多么单调寂寞和苍白呵!明天不会发生变化,明天的明天还是今天和昨天的重复。没有什么来唤醒我,没有什么来催促我,没有什么来感动我,甚至没有什么会给我猛然一击!在寂寞中,我将褪出青春的色泽,生出铜锈,散发出霉味,最后无声无息腐烂掉……唉,晓霞呵,不知为什么,在这种苍白而寂寞的日子里,我很想恋爱了……”
     逗得晓霞扑哧一声笑了:“可怜的孩子,那就恋爱吧。看来,只有爱情才能拯救你的生命和青春……只是我不大明白,寂寞的日子与恋爱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双双说:“晓霞,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难道没有恋爱的的经历吗?恋起爱来,人就会激动、兴奋、甚至疯狂,每天都像喝醉了酒,想笑,想跳,想飞,想占领一切又想奉献出一切,想完美一切又想粉碎一切,整个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晓霞有点窘,说:“可我真的没这方面的经历呢。”
     双双的眼睛睁得如铜铃,象端详着外星人端详着晓霞:“什么?在这么一个开放的年代,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二十多岁了,竟然情窦未开,是故作清纯制造当代天方夜谭还是生理上、精神上有毛病?晓霞。”
晓霞低了头,嗫嚅着:“也许,我犯过一次错哩,大一时,几个男孩争相给我写字条,一叠一叠的,我当时好气,我就把那些杰作交给学校领导……从那之后,大家就对我敬而远之了。”
     双双说:“你傻哩。”又说:“我读初中就暗恋着一位大我十多岁的青年老师,读高中时就正儿八经地开始了初恋,到大学时恋爱就恋得死去活来了,告诉你吧,晓霞,凡是女孩经历的,我都经历了。比起我来,你太单纯了!你该恋爱了!对!要马上开始!”
     晓霞白她一眼,说:“臭丫头,你是想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双双说:“不是火坑,是甜蜜的陷阱,女孩只有掉进这个陷阱,挣扎一番,才会深刻起来,才会复杂起来,才会成熟起来。”
      晓霞说:“书上不是说,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么?怎么想恋爱就能恋起来么?”
      双双笑了,说:“可求的,怎么不可求呢?我说晓霞,你应配给我们学校里那位叫楚狂的诗人。你傻傻的,他也傻傻的。你怪怪的,他也怪怪的,你很有学问,他也很有知识。傻傻怪怪的可能是一种病,两个病人凑到一处,方能同病相怜呢。”
      她俩离开泉边,缓缓地往回走。 
     

【原】《疼痛》(十三)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一路上晓霞不言语,双双开了心,说:“晓霞,楚狂怎么样?你同意了么?……你看,学校前排教学楼第四层上那间小房子……对,就是‘品’字上那个口上,那间小屋居高临下,别具风采啊!听人说还很神秘呢。原来住着一位青年教师,沉默寡言,除了上几节课外很难见到他的影子。两年后,他一举成名,考上了研究生——那时考大学说是中状元,考上研究生有多出名啊。他提着一卷行李走到大城市里去了,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就住上了我们的诗人。同前一位室主人一样,除了上课,他总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敲不开他的门。他是南岳菩萨显远不显近的,在这个学校里仿佛并不出名,在外头名气大呢,读大学时我读过他的诗作啊……”
      晓霞不自觉地向那房子投出一瞥。月亮已经升起,那屋在月色里静默着,屋里没有灯。倏地,传来了箫声,轻得就像一阵风,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的云层,又仿佛起自庄稼的根部,若有若无,像无声的水波漫过来,在月色里漫过来……
      双双轻声说:“这是楚狂吹奏的。箫声,很美吗?”
      晓霞没有回言,她看着自己月色下那长长的影子,一面无声地点点头。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