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十二)  

2010-07-17 11:20:21|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野山幽人

 

【原】《疼痛》(十二)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12
 

 

        苏晓霞发现,学校老师除了新分下来的几个外,都使用土语教学。她觉得奇怪:国家号召使用普通话,作为教师,怎能使用当地土语呢?她去问林老师,林老师笑着说:“你呀,什么都爱寻根究底的。其实许多老师从师范学校毕业分下来,都用普通话教学,但不到一期,就改为土话了。这是因为我们师范学校出来的人普通话并不标准,成了普通话的变体。学生跟着学,又有了变化,说出来的普通话就疙疙瘩瘩的。有这样一个笑话,有一位老师用普通话教学,他的学生回家温习功课,用半生半熟的普通话读课文,怪腔怪调的。他的父亲也识得几个字,听他一读,冷不防就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扇得他儿子莫名其妙:我犯了什么错了?他父亲说:‘你……你你怎么读成了这个调儿?狗叫似的……什么普通话?有这么个普通话?土狗子打洋屁!这样下去,你的普通话外地人听不懂,本地人也听不懂,成了特殊话!’第二天就带着儿子来到学校找老师,说:求求老师说土话吧。说土话有什么不好?将来多数人还不是在家耕田,操一口普通话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就是读上了中专大学的,大部分还不是回到本地工作,普通话用得着么?毛主席那么伟大,他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还是湘潭方言呢!还不照样有气派!”
        苏晓霞说:“照这样说来,我也得改为土话教学啰。”
        林老师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要坚持用普通话教学,我说的是许多年前的故事。现在是开放时代,农民也照样走南闯北的,普通话大有用处。你要坚持,坚持需要勇气,坚持才能胜利是不是?”“不过嘛,”林老师又说,“凡事有利便有弊。在与学生谈心时,我个人意见,使用土话更好一些,因为普通话似乎会造成距离感。人在异乡,一听到对方使用家乡的方言,心是不是一下子就近了?另外,在进行家访时,与学生家长谈话,也最好使用土语,你的一口普通话他听不懂,他的一口土语你听不懂,交流会有障碍,感情无法沟通,你觉得是不是?”
       苏晓霞点头称是。
       林老师说:“这样一来,你就有了一个学土语的任务。这里的土语的语音、词汇和语法与普通话都有一些区别,你要去了解和掌握。”苏晓霞觉得很有道理,次日就用两个本子记录土语知识,一个记录语音,另一个记录词汇、语法。

      

      几天之后,记录语音的本子上写着了一些:
             1、普通话的上声,这里念去声;普通话的去声,这里念上声。例:骂mà念mǎ,马mǎ念mà
             2、声母n、l在这里没有区别。
             3、前鼻韵母与后鼻韵母在土语中几乎没有区别。
             4、特殊读音。去:读qié,吹:读qū,解:读ɡài,鞋:读hái,街:读ɡāi……


       在词汇本上写着:
              姆妈:妈妈,阿公老子:阿公,毛屎:厕所,赶场:赶集,睡眼闭:睡觉
              清:很。例:味道清苦。
              苦:很。例:这菜苦咸。
              蛮:很。例:这事办得蛮不错。
              吗:为什么或什么。例:我们吗要这样做呢?

 
        一次晓霞在向方胜收集土语时,问:“堂客”是什么意思,方胜很鬼,偏不告诉她是“妻子”的意思,却说是“朋友”之意。那天吃饭时,几个男老师坐在一桌,说:“我们许多男同志坐在这里,苏老师,你敢来坐不?”晓霞本来很大方,又故意要训练自己的土语,就说:“怎么不敢,我是你们的堂客呢。”大家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待方胜说出缘由,大家“呵”的一声笑得天翻地覆,个个把一口饭喷得满天满地。方胜说:“不得了了,苏老师成了我们大家的堂客,我们可要讲秩序了,不然大家争先恐后,我们就要打内战了。”苏晓霞羞红了脸,端着饭碗赶忙走开,从此之后不敢向方胜收集土语了。


       一日晓霞正将从学生那里收集起来的几个土语写在本子上,突然有人把门推开了,探进来一个女人的上半身,轻声地说:“这是新来的苏老师的房间么?”晓霞说:“是的,我是苏晓霞,有吗事的话,请进。”女人就领着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子走了进来。晓霞让了坐,给他们泡了茶。女人三十岁左右,发式很讲究,眉毛描得又长又细,粉脂搽得若有若无,嘴唇红得恰到好处,一副金黄的项链垂在半露的胸口上。晓霞感到这是一个会打扮、会享受的女人。那位男孩,呆呆地望着晓霞,忘了喝茶。妇人向孩子递眼色,随即对晓霞说:“苏老师,我今天特地带我的崽来学校,是想让他仍然来念书,请老师收下吧。”晓霞说:“仍然?那么说,他以前就是这个班的学生?他失学了?”妇人说:“是这么一回事。他今年上期只读了一半,学校就让他爸把他领回去了,不让读了?”晓霞说:“有这样的事?办学校就是让人读书的,况且现在要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学校开学时还让我们把流失的学生请回来。把一个学生推到校外,不可能吧?”妇人说:“这是真的。我的这个崽,有点淘气,据说给一个女生写过几张字条,学校说他小小年纪就想女人了,就让他爸领回了。”晓霞看着那男孩说:“叫什么名字?”男孩说:“叫苏成。”妇人笑着说:“与老师还是同姓呢,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子呢。”晓霞笑笑,对苏成说:“你这么小的年龄,应当珍惜黄金时光,专心读书才对。”妇人说:“苏老师说的是正理,我与他爸何曾没教过他,教他好好读书,将来就好好地去赚钱。一个人有了钱,什么都会有的,房子啦,车子啦,电脑啦,要什么有什么,还会缺女人吗?有了钱,想要哪个女人就会有哪个女人,现在有钱的男人,花心呢,身边的女人多呢,有正式的,有野生的。有的五六十岁了,还娶个黄花闺女呢。如果弄不到钱,就只有打单身,想也白想……”苏晓霞觉得这样的教育似乎有问题,就打断她的话说:“钱是重要的,但还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比如友情啦,亲情啦……”妇人说:“苏老师,对这些我的看法与你们教师就不一样。这感那情的,说到底还是离不开钱的。要靠金钱来建立,也靠金钱来维持。没了钱,爱情、友情、亲情都会离你而去,这我是亲身体验的。再说嘛,一个男人能赚钱就说明他有能力,不能赚钱有什么能力?”晓霞觉得他们的讨论涉及到深层次的问题,不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况且偏了题,就说:“也不能说赚了钱的人就有能力,有人靠行骗赚钱,有人靠色相赚钱……且不说这些了,我觉得一个十三四的孩子没必要去考虑赚钱,应先学会怎样正正堂堂的做人,老老实实学好功课,其他问题到时候再考虑才好。”妇人脑子转过弯来,说:“老师的话对,什么事都该有个先后。”又说:“老师这么靓,有男朋友了吗?凭老师这个姿色,嫁个有钱的大老板不成问题吧。”苏晓霞红了脸,说:“我还没考虑那些事,刚分到学校来,想的是把书教好。”妇人说:“对!对!苏老师是个事业型女子,苏成,你要向老师学习才是。”晓霞说:“苏成,想念书么,有了厌学情绪了吧?”妇人替他回答道:“失了学,就与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鬼混上了,哪里还想读书,我和他爸又是骂,又是劝,今天是硬拉着他来的。老师,孩子淘气,你可愿意收下?”晓霞说:“这还用说吗?……苏成,你愿意改正缺点吗?”苏成说:“愿意。”晓霞说:“愿意就好……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学生的,等报了到,你就去班上上课吧。”妇人说:“苏老师,您接收了?”晓霞说:“接收了。”妇人说:“那太感激了,我还怕您不收呢……这点水果,给老师讲课讲得口干舌燥时解解渴吧!”晓霞竭力推让,那妇人把水果放在桌上,就快步走出了门。

 
        晓霞把苏成领到班上时,教室里一下炸开了锅,学习委员王静首先站起来说:“苏老师,你怎么让这么一个人二进宫?”晓霞说:“怎么一个人?他原来就是我们班上的同学,他可是回到自己的家了啊,同学们应当拍掌欢迎才对呢!”王静说:“还欢迎?欢迎一个小流氓?”晓霞说:“什么?小流氓?他怎么就是小流氓了?”王静说:“他在学校读书时,几乎给每个女同学都写过纸条,上面全是说不出口的话。”班长彭民说:“他还爱打架,哪个敢说他的坏话,他轻则拳打脚踢,重则动刀子,他有一把白晃晃的三角刀。在社会上也是乱来,他与黑社会有牵连呢。”又一个同学站起来说:“他根本不把老师放在眼里,原来的班主任批评他,他竟敢在课堂里亮出刀子,威胁老师说:你再敢说老子一句,老子就用刀子捅死你狗日的。”又一个同学说:“苏老师,男老师对他还无可奈何呢,你一个女老师能把他怎样?”王静又说:“学校看他屡教不改,才把他赶走,您又把你要回来,把一个祸根苗要回来了!”彭民说:“他来了,我们平静的日子就没有了。老师,您平静的日子也没有了。”许多声音响起来:“让他滚!让他滚!让他滚!”
       苏成一声不响,没有脸红,没有流泪,眼睛里闪动着仇恨的火花。
       又有人说:“大家快别讲了,说不定放学的路上他就会狠狠的杀一个回马枪!”
       这话一说,教室里立即一片沉默。

 
       晓霞这才感到问题的复杂性,她清清嗓子,说:“苏成,请站起来!”苏成站了起来。晓霞说:“苏成,刚才同学们讲的是事实吗?”苏成不语,晓霞又问了一遍,苏成还是不语。晓霞说:“你不愿意回答,说明大家说的没有多大出入吧?我想,刚才这情景,应当对你有些触动。你应当反思自己的,有所感悟……你有什么想法?想痛改前非,做一个好学生吗?”苏成什么也不说,对老师和同学翻了一个白眼。
       晓霞意识到自己遇到一个很特殊的学生了,想了想,才说:“我们全体同学对苏成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他以前犯了错,甚至很严重的错,但并不等于他永远是错。还是那句老话,一个人难免犯错,但只要改正就好了。我们应当满怀希望和期待。苏成会以一个全新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不应当岐视他,打击他,仇恨他,而应当督促他,热心的帮助他,关爱他,给他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散学后,我们的班组干部留下来开一个会,专题讨论一下怎么帮助苏成的问题。”


       刚开完班组干部会,肖姗老师就走进晓霞的房间,瞧瞧办公桌上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书籍和贴在墙壁上“求索”二字,就说:“你的房间很有特色。”晓霞有些得意,说:“什么特色?”肖姗说:“很朴素很有书卷气吧。”晓霞说:“是吗?”肖老师坐下来就言归正传:“听说你收下了苏成?”晓霞点点头,肖老师露出惊讶的神色,说:“你怎么收下这么一个人?”晓霞说:“怎么一个人?”肖老师说:“小流氓啊,派出所里也挂过号呢。”晓霞说:“刚才班里的同学也这么说,我正纳闷,正想向你请教呢:他小小年级怎么就流氓了?”肖老师说:“还不是家庭环境造成的……那么一个货色,品质不好,能耐可大了。他自己变坏倒也罢了,还可能带动一批人变坏,以至影响整个班级。我有经验,管教这么一个人,比管一个班付出的心血还要多啊!”晓霞说:“太谢谢您的提醒和指教了……吃苹果吧,这是苏成的妈送的,我再三推让,她死活不肯提回去,大不了下次家访时买点东西送给她……”于是,两人就咬苹果吃。

 
      肖姗走后不久校长老陈又来了,他劈头就问:“听说你收了苏成有没有这回事?”晓霞有些吃惊,说:“校长知道了?”校长说:“你怎么收下这么一个人?”晓霞说:“收下了一个小流氓了吧?”校长说:“你知道是流氓怎么还要收下?”晓霞顶撞说:“小流氓就不能收了?孔子不是主张有教无类么?开学时您让我们把流失的学生一一请回校园,现在学生找上门来反而不收吗?道理说不过去呀!”校长说:“原则上我们是要收的,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嘛,岂有把学生拒之门外之理。不过,苏成是个非常特殊的学生呢……哦,你了解他的底细吗?”晓霞说:“了解了一些,班上的学生反映了,肖姗老师也反映了,我已感到改造苏成很不容易。”校长说:“有改造他的信心吗?”晓霞说:“信心是有的,有个教育家说过:没有一个教育不好的学生,只有一个不会教育的老师。还说:教不好一个学生只能说明教师的无能。”校长说:“这是理论。”晓霞说:“理论是实践的总结,又反过来指导实践。”校长说:“有些理论太绝对。一个教师的精力有限,时间有限,水平也有限,又不可能把全部心血花在一个学生的身上,故不一定能教好每一个学生。学校教育不是万能的。孔子是公认的教育家吧,读过《论语》的人都知道,他也曾发出‘朽木不可雕也’的哀叹……这些,你慢慢地就会明白的。”晓霞说:“我已经收下了,总不可以再把他赶走吧?”校长说:“那当然了,不过你千万要对他加强观察和教育,别让他影响了一个班呵……你有信心很好,难得你有这样一份好心。如碰上了难题,找我吧,或许我可以助一臂之力呢。”
       老陈走时,晓霞塞给他一个大苹果。

【原】《疼痛》(十二)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晓霞感到有点累,走出房间,站在走廊上,扶着栏杆,呆呆地望着远处的天空,天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只有深不可测的碧蓝。她细细地回味着一天的经历,想起了读大学时读过的一篇小说叫《班主任》。一个姓张的老师接收了一个叫宋宝琦的小流氓,通过家访,张老师发现,宋宝琦是由于四人帮的愚民政策——不让学生读文学名著而造成的。于是张老师一方面发出了“救救孩子”的呼声,另一方面对改造小流氓充满了信心。小说就此打住了,至于小流氓是否改变过来不得而知……二十多年过去,那位张老师也许早就退休了。“愚民”政策应当说不复存在,而且许多名著摆满了书店书摊,生长在新时代的晓霞却遇到张老师同样的问题,但她没有发出什么呼声……虽然自己在回答校长时说对改造苏成有信心,但那只是说说而已,能否真正地改变他,晓霞心里还是一片茫然……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