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十)  

2010-07-16 16:17:40|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疼痛》(十)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10
        

 

       这一天夜里校长又召集全体教职工在106班教室开会,还来了镇上的付书记。校长老陈先作了一个简单的开场白:
     “今晚上镇上付书记光临我校,要就收缴教育附加费问题作重要指示,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自己便带头鼓掌,付书记也鼓掌,老师们早已不习惯为领导鼓掌了,所以只有头儿们的掌声一唱一合,显得有些单调。付书记却不觉得尴尬,他若无其事讲自己的话:“今日我代表镇政府、镇党委向大家讲几句,是关于收缴教育附加费问题。大家晓得今年很特殊,比不得往年。干群关系已经恶化,问题是多方面的。往年的教育附加费是加在学生头上收的,所以老师们的工资基本上发齐了。群众对这种收法意见很大,发展到聚众闹事的地步,这使我们镇干部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几个月我们的头脑都被那些人闹大了。县上已经作出决定,不得不向农民让步,教育附加费不能加在学生头上收,而要单独收取。县上规定,这个任务由老师们去完成,老师们声望高,与群众关系不错,我想是完全可以收上来的。”刚说到这里,只见江涛声提着一瓶酒走进会场,他旁若无人咕咕喝了口酒,自语道:“好酒,好酒啊!假药难治病,好酒却解愁,哈哈!”老陈觉得不对,就说:“江老师,你又喝酒了?你回房里睡觉吧,这里不管你的事!”江涛却不领情,说:“校长大人不是在广播里说,召开全体教职工大会,任何人不得缺席,我怎么袖手旁观呢?……哈哈!校长,我喜欢开会呢。开会开会,有味有味。领导台上喝开水,我在台下打瞌睡;领导台上打官腔,我在台下放臭屁!”有人吃吃地发笑。老陈说:“江老师你要开会可以,但不要胡说八道。再胡扯,我可不客气了!”江涛就不再吱声,拣条凳子坐下了,慢慢地喝他的酒。校长又对付书记说:“您讲吧,不要理他,他爱喝几口狗尿,喝多了就胡言乱语的,我们大家都习惯了,你也习惯一下吧!”付书记的脸色有些难看,但仍不紧不慢地说了:“我们应当圆满完成这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我们应当明白,我们是为自己收费,收缴教育附加费是我们大家的责任!”
       江涛在下面雷一般吼一声:“狗屁!”
       犹如两颗原子弹在空中爆响,会场震哑了。


       晓霞吓了一跳,不知江老师会闹出什么事来。

 
       众人还怔着,江涛又补上一句:“狗屁!”
       付书记忍不住了,噔的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江涛,说:“什么狗屁?”
       江涛哈哈大笑:“这还要解释?狗屁者,狗尾巴下边放出来的一股臭气也,懂吗?”
       众人又哧哧地发笑。晓霞却笑不出来。
       付书记脸都白了,说:“你……你……叫什么名字?”
       江涛拍拍胸脯,说:“姓江!与总书记同姓,你知道吗?”
       老陈忙说:“付书记,你请坐,别计较……林老师,你带几个人快把这个酒鬼拉到房里去休息,太不像话了,目无领导,目无组织纪律!还得了,扶他下去!”
       酒鬼却吼了起来:“今日哪个敢动我一下,我就用我手里的酒瓶砸烂他的脑袋!”大家就不敢动了,因为江老师的口气从来没有这么硬过。
      “收教育附加费是我们的责任?哈哈,我们的责任!我们的责任?我们的责任是教书育人!我们不是税务员,我们不是行政干部!我们有什么责任、有什么权利下去收钱?是的,我们是要工资,我们的工资是我们靠教书而得!要我们下去收钱就让我们改行做税务员做行政干部吧!国家养那么多收钱的人干什么的?耍×的?你们把群众关系搞坏了,又把我们推上去,让我们去当替罪羊,用心何其毒也!打锣卖糖,各管各行。教书的教书,务农的务农,收钱的收钱,开车的开车,作报告的作报告,各人都在自己的茅厕里拉屎,才会稳定!占着茅坑不拉屎,或拉屎时不分男厕女厕见着厕所拉开裤子就拉,天!那就乱套了!”
      老陈说:“付书记你别见怪,这家伙喝了黄汤,就说醉话,不知天高地厚的!”
      付书记说:“他说话有条理,没醉呢,没有糊涂,倒是很清醒的!江老师!你说话可要负责任啊!”
      江涛说:“哈哈!对极了!我没醉的!我哪里会醉呢!我醉了时我说没醉,我没醉时我说醉了。我醉了又没醉,我没醉又醉了。我醉时很清醒,我没醉时很糊涂。我清醒时很糊涂,我糊涂时很清醒。醉就是没醉,没醉就是醉了,清醒就是糊涂,糊涂就是清醒。难得一醉,难得不醉。难得糊涂,难得清醒。我没醉时说假话,我醉了时说真话。我说假话时没醉,我说真话时醉了。我说假话别人说我是真话,我说真话时别人说我是假话。我说假话时清醒,我说真话时糊涂。我假话真说,我真话假说。假烟假酒假票子假文凭假干部,真心真意真话真糊涂!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作假时真亦假。假作真时假亦真,假不假,真非真,真就是假,假就是真……哈哈!”
        没有谁说话。

 
        晓霞都被酒鬼的话弄得有些糊涂。

 
        酒鬼自己似乎清醒,他没有忘记再次喝酒。
        江涛喝了几口酒,咂巴着嘴,表示那酒余味无穷,他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又说:“这二锅头,真有气力!校长喝不喝?付书记喝不喝?……不喝,兄弟我可喝了!”他喝酒时对任何人都称兄道弟。据说一次他六十多岁的岳父大人到他家来,两人喝酒喝到兴起时,他也是这么一句口头禅:“岳父大人喝吧!怎么不喝了?你不喝,兄弟我可喝了!”把他岳父大人气得七窍生烟,他也受了一顿臭骂,但他仍没改过那口头语。他喝过了几口酒,也许有了气力,又说道:“说得好听!收费为我们!你们收不了教育附加费,是你们搞坏了关系,是你们自作自受!以前也没加在学生头上收,你们收了,收了却不给学校!我们的校长告爷爷求奶奶才要回了大部分,现在还欠了我们18万元,你当我不知其中内幕?后来改为加在学生头上收,是没办法的办法,是为了不让你们吞了那笔钱,同时也减轻你们的负担,一句话就是学校做了你们应做的事,可你们还要从中捞取10%的回扣!你们不仅吃农民,还吃我们教师哪!你们以为我们心里头没有一本明细帐?……哈哈!你是官,我是民。官民本一家,都是一家人。民可以为官,官可以为民。在朝为官,下野为民,官有清污,民有刁良。清官下野为民,必是良民;贪官下野为民,多是一个恶绅。刁民上升为官,必是贪官;良民上升为官,必是清官。官中贪官多,清官难容身;官中清官多,污官难藏身。良民敬清官,称之为父母;良民恨贪官,视若仇敌。污官治下贼盗众,清官治下风俗淳。泱泱大国,遍地是官,官要好官,民要好民。要有好官,先要良民。要有良民,先要好官。官官官,民民民,官为仆,民为主。官为轻,民为重。民为水,官为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重舟轻水,水覆官船如反掌;借水行舟,水载官船万里行。官要像官,民要像民。官不像官,民则不民。民不像民,官则难官。贪官与刁民勾结,祸国殃民;清官与良民合作,天下太平。官污民污天下污,官清民清天下清。官要本份,民要本份。民替官忧,官替民忧,忧民之官清官,忧官之官坏官。……官官官,民民民,官要像官,民要像民。你是一个官,我是一个民。你不像个官,我不像个民。官说官话,民说民情。贪官喜奉承,清官悦民情。你是一个清官,我就是一个良民。你不做一个清官,我又何必做一个良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晓霞觉得江老师醉到深处,竟能出口成章,有点佩服,又有些兴奋,但又觉得江老师有点过份了。


       付书记又一次站了起来,说:“大家听好,江老师说我不像干部,是贪官,我贪了什么?”
       酒鬼说:“你自己明白!”
       付书记说:“我不明白!我要你当着这许多老师,说出事实来!”
       酒鬼说:“说出你的那些臭事,会臭了我的嘴巴!”
       付书记暴怒了,一掌拍在桌上:“江老师,你血口喷人……你目无领导!目无法纪,你太狂妄了!”


       晓霞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

 
       老陈慌乱成一团,说:“付书记付书记,你认真不得,你不要把酒鬼的话当人话,上次他将县教育局一个领导也骂了。你君子莫记小人过哟!”
       付书记说:“这样的人也配当老师!会教出什么样的学生来!” 
     

【原】《疼痛》(十)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酒鬼说:“我教不好教得好,自有广大人民的评价。你教得好,教出的儿子成了流氓!”
       气得付书记浑身乱颤,老陈忙上前扶住。见会无法开下去,就对老师们说:“散会算了,明天再开。”又说:“把江老师也扶到房里去休息,不然他在夜里会幽灵似的乱走,掉到塘里淹死了可又是麻烦!”
        酒鬼说:“我君子不记小人过,我走了,我没醉,不要扶我。我怎么会醉呢?我一生一世还没醉过一回哩!”说完把酒瓶“砰”地砸在墙壁上,砸得碎片四飞,算是对付书记拍的那一巴掌的回击。然后高昂着头,直挺挺的往外走。

 
        老师们陆续走出“会议室”,像从一场梦里走出。晓霞一身是汗,不知是因为天气热,还是因为着急。操场上,星月当空,凉风习习。大家感到肚里有许多话要说,却又说不出来。林老师抬头看看深蓝的夜空,说:“好久好久没有下雨了!”许多人便附和说:“是啊,好久好久没下雨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