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九)  

2010-07-14 09:33:26|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疼痛》(九)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9 

 

      农民游行队伍从学校撤走之后,并没有散去。下了山坡,转过几道湾,红旗又竖了起来,锣鼓声又响,口号声又起。他们径直奔到镇政府,与其他几支游行队伍会合起来,声势更浩大,闹得镇政府山摇地动的。镇政府的官人早就躲了出去,门窗紧闭,只有一位副镇长没走,就被游行队伍团团围住:“老贼!当官的哪里去了?”老头不作声。“老头,你们镇政府胡摊乱派,吃了我们多少血汗钱,你晓得不晓得?”老头亦不回言。“你一言不发,对我们游行者有抵触是不是?”老头用手指指自己的耳朵,大声说:“我聋了。只看到你们的嘴巴在不停的动,不知说什么?”众人这才饶了他,说:“怪不得他没走。”就散开去。有人说:“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我们就将这官府的门窗捣碎吧!”许多人马上响应,立即就响起玻璃的破碎声。聋了的副镇长看见有人在砸门窗玻璃,就快步走了过来,爬上窗台,用身子护了窗户,手里也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个大铁锤,他挥动着,说:“这些东西,是国家的财产,谁敢乱砸,老子这条老命就奉赔他——我要用锤子砸烂他的脑袋!……镇政府总是要的,哪朝哪代没有地方政府?你火头上砸了,到头来还不是用你们的血汗钱来修!你们的头脑怎么这么简单!”有人说:“臭老头!我们要把你砸成肉泥!还不下来!”老头又指指自己的耳朵,大声说:“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见,我只看见你们的嘴巴在动!”停了一下,又大声说:“你们有事去找领导,到他们家里去找,这里没人,他们有家呀!”一句话提醒了头目之一的新。新说:“老头是聪明人,也是官们的叛徒!伙计们!我们不能砸国家的财产,我们要去破坏官们的私有财产才对!大家都晓得,这些官用我们的血汗钱在那边街上砌了一排高楼大厦,大家以前叫它干部街,现在叫它‘蛀虫街’,我们何不奔向他们的老巢闹腾去!”新把手一挥,队伍便浩浩荡荡向蛀虫街挺进。
        到了那条街上,新就煽动说:“大家看,街两旁的高楼大厦,你们能砌上去吗?小小镇干部,工资就那么400来元,抽烟拿出来就是白沙王,十元钱一包,一家人还要吃饭,不贪污,不受贿,不借修路、征地、建房、计生为由来乱摊乱罚从中得到好处,在我们这贫困之地,能建好这么好的房子么?”许多人更气愤了,说:“拿锤子和石头来,一路砸将过去,砸成一块光坪。”有人丧失了理智,说:“难费力气,准备几桶汽油,点燃火,一把火烧了他娘的。”不少人拥护,有人拔腿跑去找汽油。也活该不出事。省某报社接到热线电话,派一辆新闻采访车这时赶到了这里。游行的人们像见了救星似的立即围了上去。里面出来三位记者,一中年记者说:“乡亲们游行,定有不平之事,向我们反映吧,我们是省报记者!”新立马向前,说:“包青天,为我们伸冤吧!”说完就“咚”的一声跪了下去。大伙儿见头儿跪了,也就“唰”的一声跪下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中年记者慌了,说:“跪什么跪!什么年代了,还兴跪,快起来!我们的报纸就是反映广大人民群众心声的,有不平之事,尽管说吧!——快,起来!”新却不起来,众人见头儿不起来,也不好意思起来。记者说:“为何不起来。”新说:“记者是官们的记者,若为我们说了话,就要受处分……你们真的会为我们说话么?”那个中年记者就激动起来,说:“官,人民的公仆;记者,人民的喉舌;人民是我们共同的上帝。我们不为老百姓说话,我们为谁说话?”他又拍拍胸脯说:“大家放心好了。”于是新从地上站了起来,大伙儿也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约而同地拍着膝上的灰尘,尘土扬成一片呛人的雾。在尘雾之中,新和游行者围上记者反映情况,有说学校收费太高,违反了省里在报上公布的收费标准的,有反映镇上摊派的,有反映镇里的企业早就倒闭却仍向上虚报收入来伪造政绩的,有反映官人动不动就打骂群众的,有反映镇干部嫖赌逍遥的……记者便急急地往本子上记。还有人拉了记者去拍官们的高楼大厦,去拍百姓的小土屋。忙了点把钟,记者合上本子,收了摄影机,说:“乡亲们,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们已记下来,还录了音,摄了影。我们很同情你们的处境,我们的一些干部,确实太不像话了,我也像你们一样气愤!你们不要再游行了,回去干活吧!你们反映的问题会得到处理的!今天你们反映的事,我们将在五天内见报,你们等着看报纸吧!”“记者同志,我们的包大人啊!我们向您下跪了!”于是又跪下了黑压压的一大片。记者们忙弯下腰,一面去拉那跪着的人,一面说着:“起来起来起来起来,反映民情嘛,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啊,起来起来起来起来……”等大家都站了起来,几位记者就与新等几位头儿握了手,然后钻进新闻车里,一溜烟就不见了。

【原】《疼痛》(九)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镇里的官们躲在暗处,对明处发生的事依然了如指掌。他们给县上挂了电话,说省报记者怎么怎么的。当记者的采访车奔到县城的路段时,就被拦住了,就把他们请到县城最豪华的宾馆……这边的游行群众不再游行,回到家后就对看报纸的有了热情,天天等着报纸,但总是没有消息,五天过去,又一个五天过去。等到第四个五天过去,他们就知道再不会有什么响动了,就不再看报,头儿们又聚在一起,说:“记者靠不住,报纸也靠不住,即使登出来一条新闻也不见得有多大作用,报上不是天天在说反腐败吗,腐败又反了多少?还是等几天再串连起来,再闹凶点,闹大点,让京城里的总书记也知道这件事。”这时县上已传下指示,要求镇上的官们采取妥协对策:一是要以稳定为重,稳定压倒一切。对造反派头目要采取团结的态度,他们有省上某领导的支持,不能动他,他们要钱给钱,要官给官吧。二是教育附加费不能在学生头上收,这样学费也就减少了,矛盾就会得到缓解。但教育附加费又不能不收,不收老师们的工资如何有保障?教师没工资会罢课,也会影响稳定。所以等一段时间再发动教师下乡去为自己收教育附加费,想他们也应想得通的。于是镇上领导主动找造反派们对话,开导说:“你们在乡村里是有影响、有声望的人物,对你们的才能我们非常佩服,以前没有重用你们,是我们缺乏伯乐那一双发现千里马的慧眼。这一次,你们是非常辛苦的,也有一定的理由,你们几个为了大家的利益,花了车费,还耽搁了工夫。你们不要再领头闹事了,要以稳定为重,你们提出的问题我们会在今后的工作中改正过来。你们个人有什么要求有什么困难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满足你们。”头目们都是些聪明过人的人,不再抗议,就纷纷提出一些要求。之后他们中的一些就担任了村干部,一些人领了万把元去“解决家庭困难”。镇政府没有钱,而县上正拨下来老师们一个月的工资,被镇上的官们“借”了去应了燃眉之急。
      头儿新特别的精明能干,镇里单独给了他一万五千元。他回城先一天到肖姗家做客,给了肖老师一个红包,里面有2000元钱。肖姗哪里肯要,新把红包扔到桌上就急匆匆走了,肖姗去追,又追不上,新说:“不要白不要!”弄得肖姗一头雾水……

 

 

注:

1、一位叫镯子的博友看了此小说的前几回,说:把它改编成电视剧啊,肯定好看!我笑而不答。也许她看到这儿就会明白,即使改编成电视剧了,那家电视台敢接受描写农民游行闹事的电视,除非那电视台台长当得不耐烦了!

2、现在的农民不要想向政府缴纳一分钱了,他们都说政府好。我的父亲就说:没有哪一朝的皇帝有现在的政府好。可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农民和当地政府却有冲突的。农民要向政府缴纳农业税、教育附加费和各种摊派款,每人每年在300元左右。如果一家七八人,就是两三千,而那时的壮年农民一年的收人就只有2000来元,负担重啊。而中央政府又一再强调减轻农民负担,因此,农民就认为是当地政府在吃他们,心存怨恨。

3、政府收缴的教育附加费用于教师的工资和学校校舍改造及办公费,开始农民年终缴纳给村、乡政府,可是有的农民说他家没有人读书,拒绝缴纳,乡政府有时也把教育附加费挪作他用,拖欠或不全给学校,而且还要扣取手续费。这样,学校就得不到足够的经费。没有办法,学校及教育部门就向县里反映,于是县里做出决定,教育附加费平均摊在每个学生头上,大概每人一期要缴300元左右,加上学费和学杂费大概在900元左右。学生把钱缴给学校,学生要读书,不交钱领不到书,谁不缴就无法读书。这样,学校就那教育附加费牢牢的握在手里了(但还要给5%给乡政府)。但是,问题又来了,每个学生缴300元,实际上他家不要缴那么多,如果有两三个孩子就多交了更多,按规定,在年终结算时多缴的再由政府补给他,但是,有些村里根本不结算,他们多交的就白多交了,于是他们对当地村、乡领导和学校都有怨恨,就游行闹事了。于是县里怕了,就一个耳光打回来,教育附加费不再在学生头上收缴,鉴于乡政府和群众关系恶化,由教师自己到村里一家一家去收缴……于是教师对当地政府有了想法,与农民也有了直接的利益冲突了,他们死要面子,宁愿不要工资,也不去下乡讨钱……在我们这里,好几年县财政每年只给我们拨两三个月工资,其余的就不管了。

4,群众闹事游行,不仅是与教育有关,更与计划生育、农民建房乱罚款由关,发生过赶农民的猪、发火烧房的事……好在这些事已经过去了,我们这里好像从2006年开始,小学初中开始了免费的义务教育……但教师工资平均在1500元左右,而农民打工每天收100元,教育内部问题重重。难以言说……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