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七)  

2010-07-12 17:39:16|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疼痛》(七)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苏晓霞与九月早晨的一阵风同时走进教室。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素洁而高雅,白皙的脸上满是温柔的光芒,她含着微笑,镇定地站在讲台前。窗外是湘南九月的乡村,布满了阳光。 ­

        讲台之下是几十双亮晶晶的眼睛,黑星星般闪烁着。那一张张笑脸分外灿烂,如满园金色的葵花,显示出勃勃生气。晓霞有几分迷醉,恍若乘着一股温暖的风回到了童年。 ­

       感觉挺美妙,笑容又浓了几许。 ­

     “同学们:我们很有缘份。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你们就成了我的学生。我叫苏晓霞。苏,苏醒的苏;晓,‘春眠不觉晓’的晓,‘晓’是早晨的意思;霞,‘霞光万道’的霞。三个字连起来,就是:苏醒在清晨天际的一抹淡淡的早霞。在太阳出来之前,她是一道不可忽视的风景。挺有诗意的是不是?” ­

        黑板上出现了三个字:苏晓霞。 ­

        有几位女同学在喃喃着:“名字挺美的,人也很美很有气质的。” ­

       “父亲给我起这个名字是信手拈来的,父亲告诉我,我刚从母亲的肚里滚落下来,向这个世界发出第一声啼哭时,正是清晨,太阳还没出来,一抹淡淡的早霞正挂在碧蓝的天际,因此他就给了我这样一个名字。” ­

       “为了感谢父亲给了我这样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我从小就很听他的话,也深受他的影响。从小学到大学,我总是以最好的表现和最佳的学业成绩来回报他。现在,我已站在乡村中学的讲台前,我想我应当给同学们的生活投射出一抹霞光,而不是一片阴影!” ­

         同学们仿佛沉醉了,说:“好象在朗诵一首抒情诗,太美了,太吸引人了!” ­

        其实,这只是晓霞的一种设想。

 

 ­

        真的当晓霞与九月早晨的一阵风同时走进106班教室时,感觉并不十分美妙。闹哄哄的教室好一阵才慢慢静下来,讲台下的脸并不灿烂,有的显出惊奇的神色,有的却很木然,色泽是黑的,是太阳晒出来的那种黑。有几个女同学交头接耳在小声地议论着。衣服整洁鲜艳的只有那么几个,大多衣服陈旧甚至有些破烂,穿袜子的脚不多,赤脚套着凉鞋的,光着脚丫、卷起的裤管上沾着灰尘和草叶什么的倒是不少。晓霞这才意识到,这些孩子是踏着泥土和草丛走来的,与自己实习时教的那群城里学生相比,他们来自另一世界。面对乡野的孩子,她觉得她事先准备的那一段开场白实在太阳春白雪了,看来只有另起炉灶,想了一会,她才说: ­

       “同学们:我叫苏晓霞,师范大学毕业后,自愿支边来到了乡村中学的,校长让我接任你们班班主任并兼任语文教师。老实说,我信心不足。因为我刚刚走上教学岗位,经验不够,而我又生长在城市,对乡村,对乡村的学生都不太熟悉和了解……但我想,自己毕竟读过大学本科,又愿意向有经验的老师请教,也愿意向同学们学习。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如果我倾注全力,虚心学习,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下,我或许能把你们带好呢。不知同学们对我有信心没有?” ­

        下面稀稀拉拉地回答“有”,也有说“没有”的。个别人等别人回答许久之后,故意拖着长腔答“有”,惹起一屋的嘻嘻哈哈。 ­

        晓霞的心头有一种不快的感觉泛起,但她很快地将它压了下去。她想在这样的气氛里,不宜豪言壮语,而应当讲实话,唱低调,于是放低声音说:“有的同学对我没信心,这也难怪,的确,要成为一个优秀教师,一个优秀班主任有一个过程,一个不很短的过程,一二年内,我深知自己无法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班主任。不过我有一种愿望,我决不想成为大家最讨厌的班主任。” ­

          一些原来低着头的同学仿佛对她有了兴趣,竟抬起头来注视着她。 ­

          晓霞接着说:“很遗憾,我还不知道大家讨厌怎样的班主任,我想请同学们谈谈自己的想法,怎么样?” ­

【原】《疼痛》(七)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那些抬起的头又重新低了下去。 ­

          没人举手发言,却暗自窃窃私语。 ­

          等了许久,晓霞催促说:“谈谈看法吧,说错了也没关系的……怎么没人举手呢?” ­

          许多人扑哧一声笑了。 ­

          晓霞说:“笑什么?” ­

           一个矮矮的男生说:“老师不懂我们的班情——初一时举手的密密麻麻,初二时就稀稀拉拉,初三时渺无踪迹了——其实,别的班也差不多。” ­

          晓霞说:“怎么是这样呢?……好吧,我就从班情出发,点兵点将来回答——四组二号,你谈想法吧!” ­

          四组二号站了起来,是位女同学,她怯怯地望着晓霞,满脸通红,嘴里却说不出话来。 ­

          晓霞说:“别紧张。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

          女生说:“我叫夏小雨。” ­

          晓霞说:“你的名字好美的,夏天太炎热了,下点小雨,那才凉爽,才有意思啊!我们这里三个月没下雨了,大家都盼着雨呢。” ­

         小雨的脸上有了笑意,晓霞又鼓励说:“你随便讲吧。” ­

         小雨说:“我最不喜欢偏心的老师,有的班主任把成绩好的捧上了天,对成绩不佳的却另眼看待,还有个别班主任对家里有钱有权的特别看重。这样的班主任,我们也看不起他!” ­

         晓霞说:“谢谢夏小雨同学的提醒,本班主任在今后的工作中,做到对所有同学都一视同仁。对成绩好的和不好的,对男生女生、对班干部和非班干部、对家境好的和贫寒的一样看待,决不厚此薄彼!” ­

        “还有谁发言?”晓霞又一次催促。 ­

         一个高个子男生没有举手,就站起来说:“我叫彭民。我最讨厌婆婆妈妈的班主任。对什么事强调了又强调,叮咛了又叮咛。久而久之,我们的男生都要婆婆妈妈化了!” ­

        晓霞笑起来,说:“敢于站起来发言,这就很男子汉嘛。我很欣赏哩!本班主任虽属女性,却不敢同化男生。我小时候就比男孩子更顽皮,现在说话办事也喜欢干脆利落。我希望我手下的男生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

        一些男生笑了,但接下来冷了场。 ­

        晓霞又指定了一位矮个子女生发言,女生站着,低着头,不敢正视她,但语言却很泼辣:“我最讨厌专制的老师,他们特别欣赏那些唯命是从的学生,听不进去不同的意见。他说的话似乎非常正确,句句都是真理,他觉得他就是上帝!”说完竟抬起头来,注视着晓霞,眼里闪动倔强的火光。晓霞想,这位女孩一定是向某位班主任提意见碰了一个壁,口里说:“你说得对,老师不是学生的上帝,而应当是学生的朋友,关系应当是平等的。我将在本班提倡民主,反对专制,老师可以批评学生,学生也可以批评老师,让我们教室里充满着浓郁的民主空气好不好?” ­

        没有欢呼声也没有掌声。 ­

        忽地,最后一排的一位留着长发的男生“咚”地从座位站了起来甩甩长发。没好气地说:“我最讨厌那些体罚学生的老师。他们口头上也说爱护学生可一旦学生犯了一点小错,他就一个耳光扇过来,扇得你电闪雷鸣,有时还会昏倒在地,死上半天!”说完又“咚”的一声坐下去,表示抗议似的。课堂上发出一阵震天的笑声。笑过之后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那位长头发,然后一个个低下头去,仿佛自己都做错了事。只有长头发昂着头,显示出英雄的本色。 ­

教室里沉默了,大家都等待着苏老师拍案而起。 ­

         晓霞知道长头发是冲她而来的。看来打胖子的事已经尽人皆知了,以为结束了的事仍然没有结束。她心里有些慌乱,脸开始发烫,她克制着自己,用友好而平静的口吻说:“也许,大家都晓得了,那天一个同学用脏话骂我,我发了火,挥手就打了他一个耳光,对这事,我至今还懊悔不已。我想,那是我第一次体罚学生,也是最后一次。请大家放心!” ­

        点燃了导火索的炸药包没有发出轰隆一响,实在让人失望。 ­

        那个叫彭民的男生却“咚”的站了起来,说:“老师,我有看法!” ­

        晓霞说:“讲吧!” ­

        彭民说:“如果一个学生在不应犯错的事犯了错,比如打架,又屡教不改,我觉得可以扇耳光!骂是情,打是爱,批评和体罚有时也是一种爱护,严厉的爱护,在我们这里,有几个人没打自己儿女的?” ­

       晓霞说:“有这样说的吗?” ­

        彭民说:“我看过梁实秋先生的一本书,他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孩子骑在商店门口作样品的一匹玩具马上,摇摇晃晃,父母劝他下来他不听,营业员劝他下来劝不了。他们没办法,就从12楼上请来一位心理专家。心理专家只对小孩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那孩子就乖乖地下来了。大家对心理学家佩服得不得了,问心理学家说了一句什么。心理学家说,我说‘你再不下来,老子就用锤子敲烂你的脑袋。’想想吧,如果孩子听了那句话还不下来,那位博学的心理学家也只好举起拳头了,除此,还有什么办法呢……老师,如果我犯了特别重大的错误,又不听劝说,你就狠狠地给我一巴掌吧——让我警醒,也让我永远记住那个教训!” ­

         课堂里立即形成两个对立的派别,唇枪舌战起来。 ­

         晓霞不知所措了,眼看两派愈争愈激烈,好象要动拳头了。晓霞才敲敲讲台,说:“别争了,要争到课后去争论,但不许动武,也不一定要得出一个结论。讨论是件好事,真理愈辨愈明。现在,我请大家写一篇短文,题目是《假如我是班主任》,文体不限,篇幅不限,大家各抒己见吧。要求大家在本堂课内完成。” ­

        大家有点不情愿地拿出纸和笔来。有人握着笔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半天没有响动。也有人的笔在纸上唰唰地走动,也不知写了些什么,晓霞下去巡视,他们慌忙用手遮了文字。 ­

        铃声响了,晓霞收了卷子就走出教室,连她自己也无法判断这节课的好坏,但第一堂课终于敷衍了过去,心里还是平静了许多,轻松了许多。 ­

         这天夜里,她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细细地品味着学生交来的“杰作”,她想或许会从其中得到一些启示: ­

­

     前班主任爱打我们的耳光,且打耳光独具风格。如我们不认真看书或思想开小差,他就不声不响地走到我们的身后,猝不及防地扇上一个耳光,把我们扇得云里雾里。当我们回头望他时,他不作任何解释与说明,转身若无其事的慢慢的走他的路,仿佛打耳光的不是他。但向前走了十来步,却又回过头来,咧开嘴,无声地朝我们怪怪地笑,那笑‘像雾像雨又像风’,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

      假如我当上了班主任,不这样对待学生。那时,我和这位班主任是同志关系了,我一定要问问他:你打学生为什么是这样一种风格? ­

                                                                       ——陈新写 ­

­

   假如我是班主任,一定要开展一场“扫脏”运动。现在有些男同学满嘴脏话,什么“日你娘”,“操你妈”,还有“你妈╳痒╳臭”之类的脏话满天飞,连一些女同学也仿而效之。极大的污染了校园纯净的空气。 ­

                                                                        ——四毛 ­

­

               假如我是班主任 ­

               早点放学 ­

               让一群群小燕子,早点 ­

               飞向自由的天空 ­

­

               假如我是班主任 ­

               不布置作业 ­

               让孩子们握起锄头 ­

               去种他们想种的地 ­

­

               假如我是班主任 ­

                带着学生 ­

               走向乡野 ­

               秋天的阳光真好 ­

­

              假如我是班主任 ­

              我让学生的脑袋长成多种多样 ­

              可以是长方形、正方形 ­

              也可以是梯形、圆形、多边形 ­

                                                     ——翅膀(系笔名)­

­

­       晓霞想:这是彭民写的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有点水平,好像还有着素质教育的思想呢。 ­

­

              我不会当班主任,永远不会!没有什么假如!老实说,我想当官!当一位管老师的官! ­

                                                    ——老狼(系笔名) ­

­

                老师,你的普通话说得真美,说慢点好吗! ­

                                           ——阿土 ­

­

               老师,你真美,我爱你! ­

                                 ——无名氏 ­

­

          看到这里,晓霞的眉头拧紧了:这是什么意思?是喜爱,是羡慕,是侮辱,是挑逗,是戏弄,还是向我挑战?对这样的同学,是找他谈话,进行严厉的批评,还是宽容,故意不闻不问呢?她又一次不知所措了。

 

【原】《疼痛》(七)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

­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