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疼痛》(六)  

2010-07-12 17:12:21|  分类: 我的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疼痛》(六)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翌日十点许,胖子他妈到学校找麻烦了。这时林老师、苏晓霞、方胜与其他几位老师在过道里说着昨日在螺丝岭遇雨的经历。听到有人叫“林老师”,林泉就回头望见一个矮胖胖,带着金项链的妇人正笑着望着自己,问道:“您是哪位同学的家长?”那妇人的笑容就一下消失了,说:“林老师你可是贵人多忘事了……”幸好林老师一下就想了起来,笑道:“怪不得好面熟的,我还吃过您亲手煮过的荷包蛋呢,煮得又香又嫩……您是刘老板娘子,我怎么会忘记?……到我的房间里去喝开水吧!”那妇人立即又恢复了笑容,说:“我不喝了。林老师,我胖伢子被人打了,你知道不知道?”林老师说:“是吗?”“他怎么就挨打了?您儿子怎么对您说的?”妇人说:“听说新分下来的一个女老师,穿一条红裙子,打扮得妖里妖气的,他就骂她是骚货,那妖精就狠狠打了我崽一巴掌。打了他回来不愿说,是别的学生告诉我的,他就只骂了她一声骚货呢。”晓霞听了又吓出一身冷汗,以为已经结束了的事仍然没有结束。林老师向晓霞使眼色,示意她迅速离开。待晓霞走远,林老师对妇人说:“有学生这样骂老师吗?哦,他在家也这样骂您么?”妇人说:“他有时也这样骂我,这样骂他妹妹、他姑姑和他婶婶。他见了女人总爱骂这句话,这句话是他的口头语,也许他骂这话最顺口,骂惯了,其实他并不是存心的。”林老师说:“这不应该嘛,一个学生怎么能这样野野村村的。世界上有那么多干净的话,怎么能用这样的脏语骂老师、骂亲人、骂长辈呢?”那妇人不是省油的灯,一下就抓住了理儿,说:“应该是不应该。可是他只骂你老师,你老师也可以骂他,可以教育他嘛,学生可以不懂事,老师应当懂事呀!怎么就一个耳光扇过去,扇得他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死了一回儿。做老师的怎么这么歹毒呢?”林老师到底是林老师,他依然不慌不忙,说:“嫂子,上次我去你家,你刘老板亲口对我说:我那崽若不听你的话,林老师你就狠狠地给我打,打了后我还舀水给你洗手!您亲自听见的吧?”妇人说:“林老师,我胖崽说过,你对他可好了,一不骂他,二不打他,还处处关心他,班上搞劳动怕他发病,不让他干活。我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您呢?要是您老人家给我儿子一个耳光,我二话不说,一屁不放。可这是一个骚货打了我的崽呀!”林老师说:“刘老板娘子,这就怪了,你让我打,我一个男人的耳光说不定有100多斤的力,而那位女老师,还是一个丫头,一个巴掌有几两的力气?您如何只让我打不让她打,这个理我就不解了。”妇人说:“这您林老师就不要装着不懂了,您不晓得女人的耳光比男人毒哩。女人用的澡帕男人若用它洗了脸,要倒一辈子的霉;女人的裤子晒在竹竿上,男人若从下面窜过去,就要倒两辈子的霉;若让女人打了一个耳光,那男人就要倒三辈子的霉啊,我那胖崽今生今世还有什么出息!他三辈子的好运,就给那骚货一巴掌打掉了!”林老师听了又好气又好笑,想了一下,说:“哪有这么厉害的。既然这样,按老板娘的意见,那该怎么处理呀?”妇人愤怒地说:“我要见那骚货,见着了她,我可不会放过她!我要用手拍我的×,一面打她的耳光!这样才能给我儿子解秽气。我不怕她牛高马大,不怕她妖里妖气,不怕她骚风发作!我要撕烂她的两副×皮,扯掉她二十四根×毛,要用拳头捅烂她下面那个……”林老师见她的痞话如江河之水滚滚滔滔而来,就止住她说:“那好,我就把那位女老师叫来,让你去撕,去扯,好让你解心头之恨……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妇人说:“什么条件?说吧。”林老师说:“条件是,你解了恨之后,你把你的胖子领回去,我也不管他了。”妇人说:“你要管!”林老师说:“我还敢管吗?女老师轻轻地给你儿子弹了一下,你就要撕人家的皮,扯人家的毛。若我不小心,给你儿子扇了一个耳光,老板娘肯定会拿一把杀猪刀赶来,先砍掉我的脑袋,再砍掉我的双手和双脚,然后再剥我的皮,抽我的筋,最后把我剁成肉浆,用盆子装了,放到高山上,让老鸦和喜鹊慢慢地啄!……不过,我要告诉老板娘,若我不管你儿子了,恐怕也没别的老师敢管了,你儿子是什么时辰养的你不是不清楚,学习不好倒也罢了,就是那种怪病也是很吓人的。不信,你就问问这几位老师,我不管了他们谁愿意管?”几位老师都说:“林老师都不管谁还敢管?打死我我都不管!” ­

       那妇人一时没话了。 ­

       林老师又缓和了语气,说:“大嫂,有话好说,有事好商量,你别太激动嘛……自从那次到你家,我太忙,再没时间来你家看望你们一家……刘老板怎么今天没来,他很好吗?”妇人就叹了一口气,说:“别说他了!”林老师说:“承包工地不顺利吗?……这几年房地产据说不景气,建房的单位不多,很可能要受点挫的。”妇人说:“林老师也不是外人,我说出来你不会到处讲。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想换就换的。老草没味了,他要吃嫩草了。他想睡新的嫩的女人,就在外头找了一个黄花闺女,那骚货也不要脸,贪他有钱。两人日同餐,夜同宿,还违反计划生育,在外头生了一个小杂种。他只顾自己快活,把我们娘儿三个扔到屋里不管了!这天打五雷轰洪水冲车子压的畜生!好伤我的心哇!”说着,两行泪就从眼眶里滚落下来,粉涂得太厚,那泪水就缓缓地艰难地冲开粉的泥土,犁出两道小沟,就像雨水从泥土墙上缓缓地滴落下来。 ­

        林老师也跟着妇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有点忧伤地说:“这刘老板也有点不像话,赚了钱怎能只顾自己快乐,不管患难之妻呢。大嫂,我们很同情你的,也很同情你的儿子的,你虽然不愁吃不愁穿,但也有自己的伤心事。我想刘老板总会回心转意的。若万一不回心转意,你也要想开些。你把一儿一女好好抚养成人,丈夫靠不住,儿女还是靠得住的。你要让儿子好好读书,读了初中读高中然后再上大学,长大再娶个漂漂亮亮的媳妇,女也嫁个好郎官,你这辈子还不同样光光彩彩!谁敢小看您?”妇人听了擦了泪,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呢。” ­

        林老师又说:“这样吧,你的儿子骂了老师,老师新来,听不惯痞话,就动了他一下,你儿子一急,老病就犯了,但很快就好了。一个姑娘的手有多重?老师如父母,你打你儿子会落落实实吗?何况,校长已狠狠地批评这位老师,这几天她正哭鼻子呢。总不能因此开除她吧,也不至于让你胖子再还老师一巴掌吧?当然你的意见我一定转告给校长,该批评还得批评,该教育还得教育,该处分的自然要处分的。你的儿子我会尽量关心他,爱护他,您就放心好了!” ­

       那妇人经林老师这么一劝,火气就消了,说:“林老师,你对我的崽一直蛮好,他在家一向夸你呢。我放心的。……那今后就拜托你好好教育他了。”说完就往校外走。林老师说:“我去你家,您那么热情招待。今天你来这里,开水也没喝一口,在这里吃中饭吧。没有菜,只吃油豆腐,大嫂不会怪的吧?”妇人也客气起来:“不吃了,林老师有空了,来我家玩呀!”林老师笑着说:“会来的,想吃荷包蛋了,就来你家了。” ­

       送走了胖大嫂,老师们笑成一片,都说:“林老师你那花娘嘴,死人也说得活,怪不得学生被你玩得团团转。”林老师说:“我们做老师的,就靠一支粉笔一张嘴混饭吃呀!” ­

­

­

       这天夜里,晓霞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翻过来,侧过去,把一张小木床弄得吱吱呀呀地响。窗外是月光,是月亮照耀下的乡村。蛙声如潮,一阵一阵涌来,涌来的好像还有一种身在异乡的孤独寂寞感。山村的夜是宁静的,可自己却宁静不下来。心头沉沉的,思绪乱得无法理清,昨夜住在林老师家,今夜是自己住在学校第一晚,今后的夜还会有孤寂的感觉吗?还会有难眠的时候么? ­

        来乡下只有两天,短短的两天,可是好像很长了,好像已经历了许多,已卷入了乡村生活……随意挥出的一个耳光,带来了一连串的反响,无疑给学校和老师带来了麻烦,影响了学校的形象,也影响老师的整体形象,影响自己的形象倒在其次。今天若不是林老师巧舌如簧,那位妇人会饶恕我吗?说不定会把我一块块地撕成碎片呢。看来一个教师一个小小的失检,就会牵出许多问题,这是教训呀!……新生活还刚刚开始,万里长征还刚迈出第一步,许多艰难险阻还会接踵而至。妈常说我是个傻丫头,是说我太单纯,太天真幼稚,喜欢感情用事,头脑简单的我孤军深入乡村,能够适应乡村的一切吗?能够像林老师那样游刃有余地处理一个又一个迎面而来的难题么?林老师太伟大了!他懂得好多好多,他懂得的好像不只是教学,不只是学生,不只是学校这个小社会,他还懂得校园之外的那个大社会,或许,他懂得整个的中国乡村……以后要多向林老师请教才是…… ­

         新的生活毕竟才刚刚开始,还没有真正深入。光明与阴影同在,艰辛与幸福共存,这是生活的辩证法。更何况,这是自己选择的生活道路,应当义无反顾,即使伤痕累累,付出血和泪的代价也要勇往直前!谁叫我是傻丫头呢? ­

         她就这样胡思乱想,就这样反反复复地安慰自己和鼓励着自己。 ­

         她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已是深夜11点。明天还要上第一堂课,要与学生见面。睡吧,睡吧,安安稳稳睡一觉,什么也不要想了。也许,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闭上眼睛,等待着睡眠的来临……迷迷糊糊中,她突然听到了远处响起沉闷的雷声,接着房屋剧烈地摇晃起来。呀!地震了!一场灾难来临了!她猛地跳下床,开了门,就往操场上走。她发现自己赤身裸体,但她顾不得这些了,大灾难来时谁来顾得了这些?刚到操场就看见无数个碟状的光环在空中舞动,照得天地一片明亮。接下来就是轰隆隆的一声巨响。校园的建筑物坍塌成一片废墟,仿佛一切都化作了虚无。她急得大声疾呼,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也听不到回声。她喊陈校长,喊林老师,喊方胜,喊肖姗,喊那个酒仙……都没有回声。到处是一片死寂。难道他们都一个个埋在了废墟之下了吗?她独自一人在废墟之上痴痴傻傻地、疯疯癫癫地走,她在寻找,寻找!……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寻找,仿佛出自一种天性,她不得不寻寻觅觅,觅觅寻寻,寻找成了她的使命……她发现林老师,被残砖碎瓦压着。她蹲下身来,吃力地搬开砖头……林老师慢慢地睁开眼睛,怔怔地望着她,似乎有许多话要说,却又不言语。“林老师,你说话呀!”“你怎么不说话呢?”她抬起泪眼,忽又发现林老师的背后有许多老师端坐在废墟之上,都不说话,只拿眼睛怔怔地望着她……她开始地哭了,撕心裂肺地哭,哭,哭,哭着哭着忽然意识到足下的土地微微地抖动,且在徐徐地下陷,她感到自己的双脚已深深地陷进泥土之中,怎么也拔不出来。她便使尽全身力气拼命地拔,拔,拔,终于把一只脚拔了出来,另一脚只拔出来一截,下半截却留在泥土之中。而拔出来的那条断腿,鲜血淋漓,且鲜血还在不断地流,愈流愈多,在地上积成一滩,又蓄成一汪,并向四周漫过去……她忍不住大声喊道:救救我呀! ­

        没有人听见她的声音,她自己倒听见了——因为她醒来了,醒来在自己床上,她发现自己一脸的泪,一身的汗…… ­

        我怎么做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梦?梦与生活有什么联系吗?中国的《周公解梦》,外国弗洛伊德的《梦的解释》的解释都不大令人满意。莫非,校长把她领到这间房时,告诉她这是一栋危房,引起了这一场恐怖的梦吗?那么,为什么又与地震挂上钩了呢?唉,许多东西还无法解释,世界是复杂的,生活是复杂的,梦更复杂难测…… ­

        月光竟照到床上来了,一片银白,窗外依然蛙声如潮,月色如水。

 

【原】《疼痛》(六)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

­

­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