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不熄的灯  

2010-06-18 21:37:32|  分类: 深潭云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不熄的灯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文/野山幽人

 

农历五月五日,在湘江水面上的一条小船上,我在读一本书,一本叫《离骚》的书。

 

明代的张潮说:“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诸子宜秋,其别致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而我觉得,五月五日,在江海上读《离骚》,也许会读得更透,想得更深远一些的。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不经意间,萧萧的楚天风从远处浩荡而来,拂动我的短发,也轻轻拂动着我的书页。四周一片静谧,江面上有雾升腾。

书面上的字迹渐渐消隐,在眼前,展开一条更浩瀚的大江来。几点鸥鹭,几点帆影,一片涛声。江面上现出一片古典的色泽。这是湘江、长江、黄河,还是那条汨罗江?闪动的是现实的波光,还是历史的涛影?透过江面上浓浓烈烈的烟雾,我隐隐的看到河流那遥远的上游,亮着一双深邃的瞳孔。穿过千年的浓雾,向我投来新鲜的光芒。那就是三闾大夫那双流血流泪的眼睛吧?那是一盏千年不熄的灯。

 

溯流而上,去接近灯。

河岸的风景不断变换,许多船只顺流而下。康熙的船,朱元璋的船,成吉思汗的船,宋祖唐宗的船,汉武秦皇的船,一只只都退到身后,却不见三闾大夫的船。哦,他没有船,他在水流的深处。楚怀王那只破破烂烂的船却半沉半浮地停在江面上,灰灰暗暗的帆像一块尸布,被强暴的风撕下一块,又撕下一块,无情地丢弃在呜咽的河水里。

河的两岸是楚国辽阔而沉默的土地,都城郢孤零零的立在那儿,奸臣的身影布满道路和街巷。在灰色的天幕下,郢都哪里还有昔日的亮色与繁华。“鸾凤伏窜兮,鸱枭翱翔,阘茸尊显兮,馋谀得志;贤圣逆曳兮,方正倒植”,贾谊所吟哦的大概就是楚国的政治态势吧?

 

怀王不听屈原之谏,一错再错,以致“兵搓地削,亡其六郡,身客死于秦,为天下笑”。而继位的襄王对这一悲剧不加深省,依旧任用奸谗。昏庸的两代君王,容不下一位忧国之士,容不下一位绝代诗人。三闾大夫,就只得“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披发行吟于泽畔”,那双眼睛涌出来的竟是殷红的血泪!

 

其实,并非别无选择。正如渔父所说,“举世混浊,何不随其流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歠其糟而啜其醨?”楚国,所有楚人之国也,你有何必那么死心塌地,自己与自己过不去?

不愿同流合污倒也罢了,东方不亮西方亮,那时各国边界的防务并不很严,你可以出国啊!你“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能与王议图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是一代贤能之臣。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不出国也就算了,做隐士该可以吧。忘却国事,淡泊名利,寄情杜康,傲啸山林,不也很快乐吗?又或者,利用一下诗人的名人效应,也利用一下三闾大夫官场关系,开一个酒店饭馆或娱乐场所,赚上百万千万该不怎么成问题吧?

 

而你,选择了汨罗江。

选择了五月五日。

当你怀石扑向汨罗江时,天地一片静谧。只有江面上开放着一朵朵水花。只有一只只雪白的江鸟在江面上翻飞,嘶哑地呼唤你的名字。但很快地,江面上就恢复了它原有的平静与寂寞。

萧萧的楚天风起于汨罗,悲号般吹过郢都,吹哑楚都沉沉的上空。什么也没有留下,只留下一缕楚魂,一缕国魂,只留下楚辞,在楚国的土地上燃起一片火光,那是忠诚的火光人格的火光文化的火光……

 

火光映在摊开在膝上的《离骚》上。哦,这是两千年后明媚阳光。它镀亮了湘江两岸,镀亮了两岸无数的香草和美人。楚国的国境线在史书里淡化,无数的昏君奸臣污吏像爆竹一样爆响一时又终于灰飞烟灭,而汨罗江依然波光闪闪……

雾已经散开,辽阔的江面波光粼粼,万舟竞发,响起了一河的橹声、桨声,一河的号子和欢呼。而河的两岸,女人卖粽子的叫喊,那楚调湘音歌唱般的荡漾在五月的风里……

据说,以前要把那粽子掷到河水里去的,让鱼儿吃了,好别伤了三闾大夫。而龙舟竞渡,据说也是争先恐后去打捞屈子的。

 

年年有一个五月,岁岁有一个端午。

【原】不熄的灯 - 阿山 - 玩弄文字  风花雪月
 
 
 
 

 

       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过去,打捞了一个千年又一个千年。

三闾大夫还在江底吗?汨罗江在打捞,湘江在打捞,洞庭湖在打捞,长江黄河也在打捞,五月有水的地方都在打捞吧?也许不仅仅是打捞,还是一种追取、一种寻觅、一种呼唤吧?

 

物欲横流,世风日下。

再过千年万年,还会有龙舟竞渡吗?

再过千年万年,还会有这种打捞、追取、寻觅和呼唤吗?

 

……渐渐地,我的心平静下来,又低头读《离骚》。书里依然展开一条源远流长的、古老而崭新的大江来。透过烟雾,遥远的上游,那双流血流泪的眼睛,依然如灯……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