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玩弄文字 快意人生

野山幽人二十一世纪之茅庐

 
 
 

日志

 
 

【原】骨子里的匪气  

2010-01-16 12:03:04|  分类: 胡说八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骨子里的匪气 - 阿山 - 自弹自唱   悠然自乐                                                                                    文/野山幽人

 

有些东西,潜伏在骨头里,表面上无形无影,但是遇上点火星,就呼呼地冒出火来。

最近几天,我们衡阳县的800多名教师到县政府讨要绩效工资,据说这是本县一次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集体上访,领导很震惊,也很反感。我一直觉得自己比较淡定、和善,但是我毫不犹豫地参加了。温总理在电视上说要给我们发绩效工资,并规定从09年元月开始加,每月一千多,而中央、省里的拨款也已经下来,09年已经过去,我们的工资却没有增加一分钱,而且连一句解释和安慰的话也没有。老师们很气愤,就一同去县里讨要。

我是第一天下午去的,在县政府的院子里等了好久,才有领导接待我们,这才为我们解读了政策,态度很不友善。我第二天没有去了。由于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老师们不满,在县政府里等了两三天,依然没有等来满意的结果。现在好像事态平息了下来,但似乎有秋后算账的态势。算就算吧,我也会很坦然的接受一切。

我早不是“愤怒青年”了,但我为什么就卷了进去呢?想来想去,还是骨子里的匪气在作怪。

我小时候喜欢打架,单挑,打群架,都喜欢,而且打得特别凶的,经常用石头顶,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是常事。打了别人心里很兴奋,自己被别人打了不吭声,也从不回去告诉父母。我好像从四五岁一直打到十五六岁,与打一场抗日战争和一场解放战争的时间差不多。因为打架,我那时在我们村子里是很有名气的。

到了十七八岁,我还想打,想打真的,就报名参军。身体检查合格,就是不能去。对此事我一直耿耿于怀。因为那年去参军的人遇上了一场战争,那可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啊。前几年,有一位算命先生为我算命,说你这命,年轻时当兵就好了,当兵你肯定会出大名的。我听了心里舒服极了。想想吧,像我这样有匪气的人,在部队里,又遇上了战事,不出名是一件很难的事,即使没有成为英雄,也会成为烈士呢!

阴差阳错,命运让我成了一位教师,这该文质彬彬了吧。是的,当上老师之后,多少年来,就再没有过一回痛痛快快打架的瘾了,驯服得像一只绵羊。但是,那股匪气,又不时地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譬如吧,上历史课时,一讲到战事如长平之战官渡之战什么的,我就特别来劲,讲得两眼放光,口水四溅,学生也听得双目圆睁,那是我最最享受的时候。上语文课,我喜欢上《水浒》《三国》的选段,再就是讲鲁迅先生的文章,觉得有劲、有味。而上女性作家的作品包括冰心的,我有劲都使不上来,浑身软绵绵的。又譬如,我不喜欢女性化的男生,我的一个小男生读课文总是女声女气,我就说:这样细声细语的读书,你像男子汉吗?可是他还是那样的读,我火了,说:别读了!把课本放下,在教室里大声喊两声吧!或者大声的笑两声吧!我不希望他成为太监式的男人呢。

这种匪气,好像包含了叛逆、坚强、反抗,也夹有暴力色彩。这藏在身体深处的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呢,还是我的家乡强悍的民风所致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根深蒂固,又无形无踪。而在你不经意间,它会突然顽强地表现出来。是好呢,还是不好?我也说不清楚。

好在,头上已有白发,快到了老死蓬蒿的时候了,名与利,荣与辱,社会的兴与衰,还管它干什么呢。骨子里那股匪气,让它随岁月流逝而渐渐淡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